正文第42章太子来访

朱棣出了烟雨楼心情明朗,换过轻衫慢悠悠往水阁而去。他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格外醒目。灿烂的阳光,浓密的树阴,绿水清波中一池粉荷……在盛夏季节突出了色彩与感觉。就连看到谢菏轩中一身明黄坐着喝茶的太子朱标也知道他必是等得急了。

他三步并做两步走进轩中,先行国礼:”臣见过太子殿下!“

朱标虚扶一把口中笑道:”好了四弟,起来吧!“

朱棣笑着站起坐下:”大哥,今日怎么有闲来我府上了?“”还说!魏国公府徐大公子求到我门下来了,我说四弟啊,好歹非兰也是魏国公的侄子,他一生戎马,朝廷栋梁,你这般不给面子,等魏国公从北平回来,这可怎生收场?“朱标素来温文尔雅,对弟弟们爱护有加,几时用过这等责备的语气。

朱棣低下头显得很委屈。

朱标脸上又浮现出温和的笑容:”四弟,看在大哥面上,不和她计较了,嗯?“”大哥!你有所不知,那个谢非兰答应做我的燕卫,中途跑了,我不抓她回来,以后怎么服众?!“朱棣沉着脸,凤目瞟过朱标一眼,瞧他眉尖一蹙,忙又笑道,”大哥,我岂是胡来之人?我不会把那个谢非兰怎样的,不过关她几日便放回去,绝不会伤她分毫,只不过,总得让她吃点教训,大哥,我对府中侍卫也好有个交代不是?“

朱标见朱棣不肯放人,正欲动怒以太子身份带走非兰,朱棣话锋一转却又是说得于情于理。可是把谢非兰放朱棣府中教他如何放心?朱标眼前禁不住又浮现出非兰俏丽的身影,想见她的冲动在心里折腾了良久。他叹了口气道:”我去瞧瞧她,训斥一顿也就算了。“”大哥,我已修书飞马向魏国公言明此事,徐家大公子不用这般着急,玉不琢不成器,谢非兰无视规律,肆意妄为,父皇从前常告诫我们不能骄奢淫逸,我看啊,谢非兰再不给点教训,空有一身好武艺也是废人一个。“朱棣端着茶慢条斯理地说他的道理。听到朱标说要去见非兰,心想,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见着她的。

四弟还不知道谢非兰的身份,朱标心里轻松了一点,笑道:”那四弟那算如何给她点教训?“”也没怎么,放她去田庄做几天杂役就好。“”不行!这不是公然侮辱魏国公?“朱标一阵心疼,马上出声反对。

朱棣叹了口气道:”那大哥觉得呢?“

朱标心想,我觉得现在让我把人带走最好。”四弟,我看你抓她回来,非兰心中必定恐惧,早已知错了,这也有半日工夫了,还是放她走好了。“

朱棣似笑非笑的看着朱标说了句:”大哥就是心软,才抓就放怎么行?这样,三日,我就软禁她三日。大哥,那徐辉祖不过是担心被魏国公训斥,此时我已报与魏国公知晓,他必不会生气,你也好交代啦。“

朱棣软硬兼施,一时半会儿倒叫朱标不好再插手管这事。可是来一趟人都见不着,总觉得不妥,他站起身笑道:”许久也没见非兰了,四弟带路吧,我瞧瞧她去,再劝劝她好生反省。“”大哥,“朱棣坐着不动。”软禁她三日罢了,大哥这般心急干嘛?不过是魏国公府的一远亲,值得大哥屈尊降贵的去看她么?大哥这一去,臣弟何苦还要抓她回来吓吓她?倒像是请她回来当菩萨似的供起了。“

朱标闻言一愣,知道是自己心急了。他自是不方便告诉朱棣谢非兰的身份,且有意纳她为侧妃,这可怎么办呢?朱标想了想突然笑了:”桂和,谢公子素来喜欢听你说笑话耍宝,你便留下来陪陪她。四殿下软禁她,你说说笑,时间也就过了。“

他身边的小太监桂和机灵地答应下来。

不待朱棣反对,朱标温和地笑道:”就这样吧。天气炎热,我也不多打扰了。“他站起身带着一群侍卫和小太监便要离开。

朱棣心想,你留个小太监有屁用,我让他在燕王府同样哪儿都去不了。我还就不信了,你能成天来我府上。当下堆起笑容送走朱标。”你,叫桂和?“朱棣回身坐下,喝着茶问朱标留下的小太监。”回王爷,小的叫桂和。“桂和垂手站着,头埋得很低,语气谦恭,一双眼珠滴溜溜转着,正左瞟右瞟之时,突然也触到一双灵活的眼珠。

两人一对眼,似遇上对手似的,齐齐瞪住了。”太子殿下道谢非兰谢公子爱听你说笑话耍宝,你先说一段给本王听听?“

桂和正与三宝大眼瞪小眼,听到朱棣吩咐答了声:”是!“亮开嗓子就要开唱。

这时燕九急步走进谢荷轩:”王爷,谢非兰跑了!“”什么!“朱棣大惊,脸顿时气得铁青。他在这里与太子殿下周旋,她居然借机跑了?再三叮嘱让她等她回去,居然她就跑了?!”王爷,怕是追不上了!“燕九小声的说道。

朱棣冷冷地看了眼桂和:”你回东宫去吧,说笑耍宝没人听了!哼!“

他怒气冲冲地跑回烟雨楼见楼内空无一人,桌上的酸梅汤碗空着,心想,好啊,还喝了我的酸梅汤,谢非兰,你真是太没良心了!枉我想真心待你,帮你解去太子之围,还不计前嫌,连你胁持我的大罪都当烟消云散。你真是说话不讲信用之人!我,再也不会信你!”燕九!燕十七呢?“朱棣冷冷地问道。”王爷,十七在此!“燕十七平静地答道。”以前,你是太子之人,投入我帐下时便起过誓效忠我一人,我只问你一句,你没有把她交给太子吧?“朱棣侧过脸盯着燕十七道。话语中已肯定了燕十七知道谢非兰逃走之事。”燕十七起过誓,绝不会这么做。“

朱棣盯着他看了半晌,嘴边勾出一丝笑容:”很好。那么告诉我,她去哪儿了?“”十七不知。“燕十七脸上还是一副平平静静的样子,连眸底深处也看不到一丝惊恐恐。”靖江王大婚是何日?燕九?“”后天,王爷!“”好吧,替本王备下厚礼,后天去靖江王府喝喜酒去。“朱棣说完瞟了眼燕十七,凤目中露出寒冰一样的神色。

燕十七木无表情地站着。心里惊诧连连,朱棣什么都猜到了!这位燕王爷的心思转得太快,直截了当,不给人半点辩解的机会,简直让人招架不及SJTXT小说下载網收集整理。他暗想,是否要通知非兰此事呢?

触到朱棣的目光,燕十七又犹豫起来,成一朱棣只是蒙的,只要他一动,便跟踪而至,不就中了朱棣之计,暴露了非兰么?

他心中反复的思量,最终决定还是等到靖江王大婚之日再说。实在不行,就带了非兰远走高飞,浪迹江湖好了。想到这里,燕十七目中的温柔之意越发浓烈起来。

一连两晚,朱棣都得到暗哨回报燕十七并无动静。

难道是自己猜测错了?朱棣摇了摇头,燕十七与谢非兰素来交好,如果不是他,谢非兰极有可能不会离开而是等自己回来。毕竟当时自己的举止可以让谢非兰完全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