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46章同时求娶(二)

朱元璋有点头痛,他负手在殿内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道:”上回棣儿生辰,你不是见过天德的长女,说无妇德且娇纵?“

马皇后也很疑惑,燕王府花园内的一幕历历在目,浓妆艳抹的脸,被刺扎了手大呼小叫毫无淑女风范,不似有教养的大家闺秀……还有棣儿厌恶不屑的神色,她缓步走到朱元璋身边柔声道:”臣妾细想了想,这事似乎有点奇怪,臣妾亲眼所见,天德长女实在配不上棣儿,可如今竟兄弟二人争相求娶,皇上,天德几时回京?好生问问?“”传言天德自幼将长女送往栖霞山庵堂养育,去年才接回府中,庵中长大的孩子常听佛法宣扬怎么会娇纵无德?皇后确定当日看到的真是天德之女?“朱元璋有点不相信。

马皇后又回忆了一遍:”当时她与徐夫人在一起,口口声声唤她娘,这个,臣妾应该不会弄错。“”要烦皇后传徐夫人进宫一趟了。“”皇上,若是天德之女足以匹配皇儿,这兄弟俩给谁?“

朱元璋愣了愣,沉默了一会儿道:”朕再想想。“

皇后宣传徐夫人入宫的懿旨送到魏国公府。徐夫人赶紧换上诰命衣饰,正待出门之时被儿子拦住了。

徐辉祖轻声道:”娘,若是皇后问及燕王寿宴时你身边的女子,你便道是儿媳珍贝便好,不然便是欺君了。“

徐夫人叹了口气道:”终是躲不过的,也只能如此,好在你也收了珍贝。若是娘娘要见锦曦呢?这孩子,怎么去了凤阳连封家书也不写。嘱人去凤阳寻她回来吧。“”是,儿子这就找人去办。对了,娘,听说太子与燕王同时求娶,锦曦……“徐辉祖犹豫了下,还是坚定地说道,”太子殿下对她情根深种,娘可想得清楚了?“

徐夫人诧异地看了眼儿子,沉声说道:”这事老爷拿主意,娘知道,你,终是想让锦曦嫁给太子,但也要问问锦曦的意思才好。她回府才一年多,娘,还舍不得她出嫁,唉!“

一丝羞愧从徐辉祖脸上掠过,但想起若是锦曦嫁了太子,将来可位登皇后宝座,他又硬下了心肠:”太子温文尔雅,气度学识无不令人叹服,燕王军中出生,才华不及太子,武艺只是平凡,别忘了,他的出生……娘,这是锦曦的终身大事啊!“”我知道了,辉祖,你可知道,太子,只能是侧妃啊,岂不委屈了锦曦?就这样吧,见过皇后娘娘,等你父亲回来再议吧。“

坤宁宫内马皇后和蔼地请徐夫人坐下,漫不经心地问道:”夫人可知本宫今日唤你来所为何事?“”请娘娘示明,臣妾愚钝。“徐夫人很有礼貌地表示着自己的谦恭。

马皇后听了便笑了:”夫人如此多礼,那日棣儿生辰花园中陪伴夫人的必不是长女千金。“

徐夫人一惊叹道:”娘娘说的极是,乃是小儿辉祖妾室,小女身体虚弱,从小就送往庵堂静养。“”哦?那么本宫欲见见令千金,可有大碍?“”小女眼下在凤阳老家,听说那里有名医可调养身体。娘娘恕罪。“

马皇后听了便想,难道是棣儿去凤阳巡视见过了徐小姐?可是太子又怎么想求娶呢?她温言笑道:”徐小姐身体要紧,不知虚弱成什么样?宫中名医甚多,改日回府去瞧瞧。“

徐夫人忙道:”就是弱一点,倒也没病。“”既然是在凤阳,能否先呈上画像一观?皇上也想瞧瞧,天德是开国元勋,皇上常念叨着呢。“

徐夫人想,锦曦哪有画像啊?听了皇后这话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臣妾感恩铭内。“”令千金可许人家了么?“”未曾。“”哀家现有一难题,太子与燕王同时求娶,皇上也很为难,不知夫人能否为本宫解难?“马皇后单刀直入地问道,目光炯炯看着徐夫人。

太子与燕王,徐夫人心中转过数道念头,终于欠身回答:”此事由皇上娘娘定夺便是,老爷必定也是这样想的。“

马皇后叹了口气,喃喃道:”如今哀家与皇上都很犯难,太子东宫空虚,棣儿又到立妃年纪,手心手背都是肉啊。照说此事也是皇上定夺,哀家却是大为好奇,想见见令千金,不知可否由凤阳回转南京?“”这是小女之幸,已遣家人去凤阳接回了。娘娘宽心。“徐夫人想起锦曦一去数月,半点消息全无,若是皇上怪罪下来,可怎么是好?不由得焦虑起来。”呵呵,夫人不必为难,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哀家只是好奇。见夫人秀丽端庄,不知令千金肖似何人?“”小女,小女与臣妾相似。“

马皇后见徐夫人眉目如画,想起当年谢公二女美貌,不觉莞尔。对徐夫人识进退的言谈大加赞叹,便笑道:”若令千金回南京,进宫来陪本宫住些时日吧。“”谢娘娘恩典。“徐夫人心里又喜又忧。

喜的是锦曦不嫁太子也会嫁燕王,忧的是若是寻不到锦曦可怎么是好。

徐夫人离开之后,朱元璋从内堂走了出来。马皇后嫣然一笑:”皇上都听仔细了?“”若是肖似徐夫人,必定是个美人,如有徐夫人这般风仪,也当得起将来的皇后了。“朱元璋抚须笑道。”哦?皇上的意思是……“”太子东宫空虚,常妃常年理不了事,吕妃娘家又太对不起朕,是该给太子寻个将门虎女。“”可是棣儿……“马皇后很是担心。”我知道,你是心疼他,可是朕想的却是以后的江山社稷。棣儿最像朕,可是治天下还是太子温和为好。“朱元璋下了断语。”太子别的都好,唯独好美女,这男儿若是沉迷女色……“”皇后不必担心,现在朕也是说说罢了,等徐家千金进了宫再看吧。“朱元璋停了停看着皇后说,”若棣儿是你亲生,这江山朕定传给他。“”可太子也不是我亲生。“”太子为人谦和,如论守成,太子是最佳人选。棣儿若肯为太子打下江山,那是最好不过。“”想起硕妃,臣妾始终觉得亏待了棣儿。“马皇后叹息了一声。

朱元璋眼中露出一丝伤痛,眸色渐渐变得深浓:”若不是立嗣立长,朕会立棣儿。可是立了太子,断不能改。棣儿若有心,太子也不会是他对手。这是天意,皇后就不要再为他委屈担心了。“

两人正说着,内侍通传:”太子殿下求见。“

朱元璋看了眼皇后,闪身进了内殿。”给母后请安。“”皇儿有何事?“马皇后温言问道。

朱标垂首轻声道:”儿子前日与四弟同进求娶魏国公之女,回宫之后总是难安。今日前来,想取消前意,儿子不打算求娶了。“

马皇后惊疑地看着朱标,为什么又不想娶了?”这又是为何?“”古有孔融让梨,儿子早立妃,东宫中也有侍妾无数,四弟尚未娶亲……儿子只是听说魏国公长女性情娴静,知书识礼,四弟,四弟却是与之有情。儿子很惭愧。“朱标再舍不得却也知道轻重缓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