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就藩北平(二)

洪武十三年三月十一,燕王朱棣带着锦曦,由燕王左右护卫队计九千多人从南京出发去往北平。开始朱棣的藩王生涯。

朱棣这次倒是动了真格了,说什么也不准锦曦插手王府中的事物。来到燕王府后,锦曦每晚都等着朱棣做完事回来再睡。

站在院子里,月影偏西,寝殿窗户上还透出锦曦做绣活的声影,朱棣叹气。威胁呵斥全然不管用,锦曦每晚见不着他就是不肯睡。他不知道锦曦哪来的精神,全然不像即将临盆的人。

轻轻推开门走进去。锦曦扬起一张笑脸便扑过来,朱棣见她顶着西瓜似的肚子便苦笑:“说过早睡,不准等我的。”

锦曦低下头,揉着他的锦袍不吭声。

朱棣小心捧起她的脸,原来的一张瓜子脸变得圆润,便笑笑点了她的鼻头:“珠圆玉润!”

锦曦听了赶紧摸摸自己的脸再看看圆润的身材,沮丧极了:“你也不让我做事,走哪儿都唤一堆人伺候着,我数了数,我今天就走房中走到院子里再围着院子走了一圈,你知道吗?这身后至少跟了十个人,我就像拖了个大扫帚,多累啊!还不如不走,不走能干嘛啊?一个时辰就端一回吃食来,我,我真成猪了!”

“呵呵!”朱棣被她说得哈哈大笑,猛地把她抱了起来:“称称,看多重!”

锦曦搂着他的脖子,使了个千斤坠,朱棣只闪了闪身便又稳稳地站住了。见锦曦面带诧异便笑了笑:“每天忙活,有时候顾不得脱甲胄,力气倒见长了!”

脸色又是一变,放了锦曦坐在榻上,冷声道:“到临盆还不到一个月,居然还敢使内力!”

锦曦一呆,哼了声扭过了头。

“还敢哼?不服气?!信不信你生下孩子我就让白衣废了你的武功!”

“你敢?!”锦曦跳了起来。

吓得朱棣赶紧搂住她,简直拿她没办法。脸色变了又变终于气极败坏的扭了扭她的脸:“我说着玩的还不成么?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就想看你着急,就是挺着大肚子哪儿都不能去心里不舒服。锦曦闷声不吭,倒下去扯住被子盖住:“睡了。”

朱棣轻轻挨着她睡下,也实在是困了。初到北平,没想到王府的官员设置,各衙门安排一天到晚就忙不过来。他知道在北平要建立自己的王国,军队的战斗力少不了,每天都会抽几个时辰去军营。头才挨着枕头,人已发出轻轻地鼾声。

锦曦揭开被子,侧头看着朱棣累极酣睡的脸,费力的抖开被子给他盖住。她轻轻躺下,看着几乎和眼睛平视的肚子道:“再忍十来日,出来我就揍你!”

朱棣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听稳婆道女人生孩子不仅辛苦还危险,他就一直在产房外候着,府中的人千劝万劝生怕他闯了进去,燕十七和白衣也寸步不离的守着他。

眼见进不去,朱棣在门外来回的走动着,“这不是急嘛?”他难得如此心浮气躁。

燕十七沉稳的守在门口,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朱棣进去。心里却也跟着急。

足足两个时辰,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稳婆经验丰富,拉开房门道还没到时辰,不急。

透过门缝见重重帷帐遮住了床榻,侍女全候在床前瞧不见锦曦。不急?朱棣看着守在门口的燕十七和白衣,拂袖而去。

他转到后面,左右看着无人,推开窗户就翻了进去。然后整个房间里的女人发出阵阵尖叫。“闹什么?有什么是本王不能看的?”

话才说完,朱棣就吃惊的发现没人注意他,全扑到床榻那边。他一惊跑了过去,就看到锦曦坐在床上提着一个血糊糊的婴儿,一巴掌打在他屁股上。

“哇!”孩子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叫声。

房内的稳婆,侍女吓得又一声尖叫。

“哭出来了,抱走!”锦曦疲倦的舒了口气,躺了下去,心想真够累的。

朱棣呆呆的站在房内,被锦曦的举动吓得傻了。

“哎呀!王爷!”稳婆这才看到他,赶紧抱着孩子磕头:“恭喜王爷,是男孩!母子平……安!”

朱棣心神全不在孩子身上,这才回过神吼道:“怎么回事?”

“刚才一个不注意,他突然就出来了,我就起身拎了起来,听说要打一下屁股!”锦曦闭着眼说道。

朱棣几步奔过去,见床上一片狼藉,锦曦脸色苍白。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伸手摸摸锦曦的脸,转身指着侍女和稳婆骂道:“怎么就不顾着王妃,生孩子的时候都死哪儿去啦?!”

“王爷,王爷息怒……明明,还不到时辰。”面前跪倒一片人,心中都在想这王妃真是个异数,哪家女人生孩子不是死去活来的,偏偏燕王妃阵痛刚过,转身功夫就居然把世子生出来了。

“哈哈!是男孩!锦曦,是男孩!”朱棣骂完见婴儿红通通的小模样又开心起来。

锦曦闭着眼力气突然就用尽了似的,听朱棣哈哈大笑,嘴角抽出一抹笑容,终于生了!

朱棣轻轻在她额上印上一吻,附在她耳边轻声道:“好好休息,还有,锦曦,你太强悍了,真不愧是我朱棣的王妃,好样的!”

锦曦喃喃道:“朱棣,你再让我生孩子,我跟你急!”

“嘿嘿,反正你生的顺了,小事一桩嘛!”朱棣背过锦曦嘟囔了一句,兴高采烈接过孩子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燕十七听得里面尖叫声此起彼伏,急得就想进去。

门一开朱棣抱着孩子走出来,对着两人惊瞪得圆了的眼睛,得意的笑道:“是男孩!”

“恭喜王爷!”

燕十七嘴动了动,想起锦曦与朱棣,又压了下去,灿若星子的眼眸怎生也掩不住那份焦急。

朱棣看了他一眼,大笑道:“这孩子是锦曦自己生出来的!她没事,好着呢!十七,还不瞧瞧世子!”

燕十七伸手碰了碰孩子的脸,低下头笑道:“真是个好孩子。恭喜王爷!”

月冷风清的夜晚,燕十七默默地坐在房顶上。风声掠过,他伸手抄住,拔开塞子仰头喝下一大口酒,热辣辣的感觉从喉间直烧进了心底。

“呵呵,”他朗声笑了起来,越笑越难过,锦曦平安生下孩子,居然还是自己生的,她可真是……

尹白衣的手稳稳地停在他肩上,微微的用力。

燕十七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饮下一口酒:“今天真的很高兴,大哥!”

尹白衣“噗嗤”笑了,坐在燕十七身边,两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酒意渐浓,燕十七目中涌出浓浓的情感,遥望天边最亮的星子轻声道:“多谢你,大哥。”

尹白衣沉默了会道:“如果她一直这样平安,幸福……你就满足了么?”

“我,”燕十七苦笑,“我瞧着她嫁人,瞧着她为他生孩子,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