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出兵(二)

“笑话,我就是瞧着百来人去寻,去让大军兜圈子,我要亲自去找,这才会让王爷得到真情报!十七!”

燕十七听见,冲燕九一笑,一张切在他脑后,把他打晕了过去。

火噼里啪啦烧者。燕十七叹了口气:“锦曦,你说干就干,回去燕九还不知道怎么埋怨我。”

“我不想王爷初次出征就遗憾而归。况且,元军屡犯北方边境,扰我百姓。如隔衣瘙痒,不如一刀切之。”锦曦干脆的回答。

“锦曦,好事,后日天放晴。”尹白衣坐在火堆旁边搓手边笑。

“大哥,反正无事,你跟着来故地重游是想见那家姑娘?”锦曦笑着转开话题。

尹白衣脸一沉,故作生气状:“不准问大哥的伤心事!”

锦曦坏笑着撞撞燕十七,十七自然地帮白衣说了:“元朝的一个小结。不肯弃家与大哥私奔。倒是爽快之人。”

“你!”尹白衣气急败坏,又感伤又难受。多年的心事被十七道破,竟也觉得痛快。突大声道:“白衣岁王爷北征,若败了元朝主力,少不得虏了她就走!如果,如果她还没成亲的话。”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减若不闻。

三人沉默下来,雪地草原夜色中朦胧凄美。

“锦曦,我们定会找到元军主力。”燕十七说完站起,发出了一声似狼的长啸。

驭剑不安的摆了摆头,又冷静下来。

锦曦困了,依在火堆旁嘀咕道:“十七哥,如果草原上的狼听得懂能带咱们去就好了。”她慢慢的睡了。

燕十七拿出毡子裹好她,生怕锦曦冻着了。

尹白衣侧开头。十七一把抱起锦曦送她回帐篷内睡。

迷糊中感觉到了,锦西闭着眼习惯性的呢喃突出他的名字:“朱棣……”

十七微微一笑,锦曦还是当年的锦曦。他看了会儿她的睡颜,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瞧过她?十七觉得满足。

退出帐篷燕十七拿着包裹返身上了马。“大哥,我要去找草原的头狼,你无论如何看好锦曦,三日,不论是否找着,我都会回到这里。”

尹白衣眉头一皱,燕十七又抢着说:“我们三人在草原闲逛去找也不是办法,锦曦一言提醒了我,我要试试。你帮我,拦住她。就说,三日,我必定回来。等我!”

他用力一挟马,信心十足的冲向夜色苍茫处。

时间一天天过去。燕十七走的那天是三月十七,近日已是三月二十一。锦曦等不住了,骑上驭剑坚定道:“大哥,王业辉等得急了,我也,等不下去。我往北区旬。十七若回来,你们往北来找我就是。”

“不行,”尹白衣拉住了辔头,阻止了锦曦,他恳切道:“锦曦,我们只有三人,当初在凤凰山上义结金兰之时便说过同生共死。草原之大,你单身上路,叫大哥如何放心?再等一日,十七再不回来,我们就一起上路去寻。”

锦曦想起朱棣还在苦等不由得心急如焚。离开大军已经五天,没有一点消息传来,朱棣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她一咬挥鞭朝白衣袭去。趁他松手招架,常喝一声,驭剑闪电般跑开。

“锦曦!唉!”白衣顿足,翻身上马追去。

锦曦间白衣追来,直到他担心自己,故意放慢了马速。这是猛听到身后隐隐有声音传来。他一惊回头。

草原雪地傻姑娘一个黑点越来越大,她激动得拉转马头迎过去:“十七!”

燕十七奔近,从马鞍上滚落下来,满面风尘,衣衫褴褛。

锦曦跳下马来伸手抱住他吓得直喊:“怎么了?十七?!”

“咬住和乃儿不花屯兵迤都。”燕十七说完就晕了过去。

锦曦泪光闪动,迤都,从这里到迤都有六百多里,燕十七先是去寻头狼,在找到迤都都元军主力,四天,他竟不眠不休么?

“我瞧桥,”尹白衣搭上燕十七的手腕,探了探脉搏道,“把我的葫芦拿来。”

喂下一口烈酒,十七就咳醒了,睁眼瞧见锦曦泪盈于睫,笑了笑,“我无碍,只是见着你们心头的气就懈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锦曦松了口气,给燕十七煮了肉汤。

十七瞧着她,目不转睛。不妨过她的一举一动,把这一幕情形刻进心里。所有的疲乏消失得无影无踪。再累也是值得。

“慢慢喝,十七,告诉我,你真找着了头狼?”锦曦笑意盈盈。

岁月并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稚气尽退,取而代之的美丽另给人以风华绝代的感觉。纵是男装甲胄,也清逸出尘。

燕十七灿然笑了:“找到了头狼,它听不懂我的话,雪夜冻饿,它想吃我的肉。我只能杀了它。”

锦曦一震,她以为燕十七找着头狼,然后找到元军驻地。燕十七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她毛骨悚然,草原上的恶狼有多凶猛谁都知道,又多少狼围攻十七呢?

信口一酸,泪地落下来,锦西的目光落在燕十七破烂的衣衫上,话哽在喉间。

“锦曦,我不是好好的嘛,你知道我的武功……”燕十七就感动不已,又有几分心疼。

“十七,你和果肉汤睡会儿。你要不快点恢复精神,万一有狼来了,我可应付不了。”锦曦反手抹干泪急声说道。转身就出了帐篷。他回头看了眼,低声道,“十七,对不起。”

她望着雪原想,这一生是欠定了燕十七了。

帐篷内燕十七轻叹一声,锦曦,其实为你做什么都值的!

雪地里亡命搜寻几天,在飞马报传消息,无一刻合眼,他只想满足她的心愿,哪怕她是为了燕王。想到锦曦就守在帐外,想到要养足精神保护她,燕十七停止了翻腾的思绪,闭上眼睡了。三月二十四日,朱棣大军与锦曦和燕十七回合。

整整八天。远远瞧到背风山坳处那顶小帐篷。朱棣已跃众奔出,墨影似嗅到驭剑气息,兴奋地迈开四蹄。

“锦曦!”朱棣翻身下马,一把将锦曦死死搂在了怀里。

燕十七默然侍立在侧,脸上带着安慰的笑容。他悄然无息的牵马走开,留朱棣与锦曦在一起。

熟悉的气息坡面而来,锦西身体一软,你难道:“我好想你。”

朱棣没有说话,双臂收得更紧,恨不得将她揉进肚子里。

雪地里墨影和驭剑耳鬓厮磨,亲热交颈。

朱棣大麾兜转将锦曦整个的罩住,用她在怀里,那种实在的感觉才慢慢找回来。他喃喃道:“你知道这八天我怎么过的?我是吃了猪油蒙了心才答应你一起前来。”

锦曦没有说话,扯住了他的衣襟不放。双脚突然腾空,已被朱棣抱了起来。

她紧张的后望,远远的看到一线大军停滞不前就地扎营,这才嗔道:“不怕人瞧见啊!”

“不怕!本王要好好教训你!”说着朱棣双手一放,锦西不提防摔下去屁股着地,疼得叫出来“啊!朱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