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到暮春,百花仍此起彼伏的竞相怒放,花势如火,绿树成荫。

  京郊江边浅丘之上冲下一群人马。鲜衣怒马意气风发正少年。

  一点绯影一马当先,身后紧紧跟随着骑粟色俊马的公子。白衣箭袖,披风扬起,下摆绣了条银龙,迎着风势飞舞似真的活了过来,更衬得人如玉马如龙。

  白衣公子左手托着长弓稳如山岳,右手抽出箭壶中的雕翎箭,蓦得拉弓似满月,扣弦疾射。

  箭势去得急,马前那只兔子正巧折身扑开。箭嗖的射进了草地,白衣公子遗憾的摇了摇头,催马过去俯身拾起了箭枝。

  “看我的!”脆生生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跑在最前面的那点绯影。她手挽骨雕长弓,搭箭射出,不偏不斜射中。顿时高兴的欢呼起来。

  白衣公子马跃出,借着马势甩蹬侧身,手一捞拾得兔子,驭马奔回,身手潇洒之极。待行近了,展颜一笑,递过了兔子:“丁小姐将门虎女,睿心悦诚服。”

  丁浅荷嘿嘿一笑,接过兔子扔进革囊道:“三殿下客气,故意让浅荷赢。”

  高睿潇洒摆手:“哪里!明明是小姐技高一筹。以往知道小姐骑术过人,今日方知小姐的箭术也是百步穿杨。”

  从洛阳回了京城,丁浅荷想起杜昕言就生气。偏偏杜昕年回到京中每日到监察院应卯,等有时间找她时,丁浅荷已经咬牙切齿等得火大,不见他了。

  她日日约着一班显贵子弟出城游玩,十次有九次会遇到丰神如玉的三皇子高睿。高睿半点皇子架子都没,不比杜昕言在她面前嬉皮笑脸,极斯文有礼。

  这时听见高睿语气诚恳,一双眼眸像破云而出的皎月般柔和。她的心突然就跳了跳,脸上就起了片红晕。浅荷羞涩的低下头道:“三殿下这般夸奖,浅荷实在愧领,不过是碰巧罢了。如果不是它突然扑开,三殿下一定能先射中它的。”

  高睿望了望身后,一班公子小姐正慢吞吞说说笑笑骑过来。他望向原野,爽快的说:“咱们再比一场,看到前面那座小山没?咱们一路跑过去,路上若有野物尽所之能射之。到时候看谁最先到达山脚,谁猎的最多。”

  浅荷本爱骑马狩猎,悠然看风景非她所好。当下痛快答应,两人相互看了眼,同时拍马奔出。

  她的胭脂马是名种,高睿的马也不差。霎时只见一点绯影与一团白影风驰电掣般在平原上追逐。

  丁浅荷好胜心切,见了猎物不放过,还要跑过高睿。眼见不分上下,心里更急,却痛快的大笑。

  不多时,两人已接近山坡。横的却跑出一匹马来,拦住了丁浅荷。

  她眼睁睁看着高睿抢先一步到了山脚,心里怒极,扬鞭就抽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追上她的人正是杜昕言。丁浅荷生气不见他,他忙完公务好不容易腾出空闲去了丁府,又听说她出城骑马狩猎。杜昕言骑了马出城,看到丁浅荷与高睿赛马,心里咯噔一下急了。两位皇子斗得紧,他不想让丁浅荷牵连进来。于是果断的拍马飞奔,拦住了丁浅荷。

  “浅荷,还生我的气?”杜昕言堆了满脸笑,不闪不避受了她一鞭,忍着胳膊疼,伸手拉住了她的马辔头。

  丁浅荷哼了声,看到高睿已掉转马头慢慢行来。她不想让高睿看到她和杜昕年斗嘴,粉脸生嗔,喝道:“你嘴甜,京城小杜到哪儿都能哄得女人开心。我不生气!你放手!”

  杜昕言急了:“那日担心你落在她手上故意说的!”

  丁浅荷翻了个白眼,哈哈两声干笑,学着杜昕言的声音说:“沈小姐多才多艺,早已打动在下的心。渠芙江尝小姐一碗新荷粥清香扑鼻。落枫山琴箫和鸣引为知己,一碗清茶更沁人肺腑。积翠园赏雪饮酒,小春湖如醉春风。嘿嘿,人家都洗手下厨为你煮羹汤,又是琴箫和鸣又是知己,还赏雪饮酒,小杜,你还苦苦缠着我干嘛?”

  杜昕言苦笑,她哪里知道他说的是反话,吃的是巴豆粥,喝的是黄连茶,有毒的酒。正想辨白,高睿已走近。他压低了声音说:“她是在捉弄我。”

  丁浅荷更怒:“捉弄你,她怎么不去捉弄别人?”

  “谁捉弄谁?”高睿提马走近,闲闲的问了句。

  丁浅荷嘴快,张嘴就说:“沈相千金捉弄京城小杜。三殿下,你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端庄娴淑的沈小姐会捉弄人么?”

  高睿听了眼光闲闲一瞟正巧与杜昕言的眼风对上。

  杜昕言望定高睿眼神半点退缩都无,在马上拱手行了礼笑道:“三殿下骑射又精进了!浅荷说的让我冤哪!去年无意中在莫愁湖诗会上题诗,惹得沈小姐怒了。她在粥茶里下药,害我吃了点小苦头。自作孽!”说着眼风含情带怨瞟向浅荷。

  丁浅荷猛然想起那首诗,知道是错怪杜昕言了。当着高睿的面又拉不下脸,便把头扭到一边。

  杜昕言说这话要的就是让丁浅荷明白。见她神情,知道气消了,唇边那朵笑容就越发的深了。

  高睿凝视着他,杜昕言因为习武,双瞳蒙上层莹玉般的光华,熠熠生辉。此时嘴角轻翘,说不出的风流俊俏,心里不觉一动。他笑道:“女孩子总是受不得闲气。小杜失言,自然该罚,吃点小苦头,让沈小姐消了气也就罢了。睿先行一步,丁姑娘,改日有空重新赛过。”

  丁浅荷应了声,再看向杜昕言,不由嗔怪道:“让三殿下笑话!”

  杜昕言望着高睿的背影,眼里却带着一抹深思,他随口答道:“笑话什么?”

  丁浅荷被这句问话噎住,火气又上冲,狠狠一鞭抽在他的马屁股上,用力一挟马腹追上高睿,回头大骂道:“小杜,亏别人还说你心细,你,你就是只猪!”

  杜昕言拉住马,见胭脂马带着她奔向高睿。追上也无趣,无奈的叹了口气。然而从背后望过去,阳光照在丁浅荷和高睿身上,俨然一对壁人。杜昕言皱了皱眉喃喃道:“杜昕言,你若是再让她和他走得更近,你就真成猪了。”

  他朗笑一声,骑马赶上,三人并行,将丁浅荷夹在中间。

  丁浅荷气恼的瞪了他一眼,干脆打马离开,一溜烟跑得远了。

  杜昕言只是不想她与高睿在一起,并不追赶,和高睿并肩而骑,松了缰绳任马缓行。

  见了两人神色,高睿失笑道:“京城小杜风流,却唯独只对丁姑娘上心。厚着脸皮追来是担心睿会横刀夺爱吗?”

  杜昕言也笑:“三殿下怎么会看上浅荷这疯丫头。有沈小姐倾心,天下便没有女子再能入三殿下的眼了。”

  高睿目光闪烁,大笑出声:“可惜沈相这只老狐狸,生怕父皇疑心他与皇子勾结。太子未定,他是不会把女儿嫁给我的。小杜,我倒是极羡慕你与丁姑娘。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嬉笑怒骂无拘无束,何等快意!”

  他们俩一个是天之娇子,一个是人中龙凤。从小一起听太傅讲学,同窗学艺。彼此了解颇深。

  高睿的话听到杜昕言耳中,话里半真半假。他揶揄道:“三殿下对沈小姐钟情,不若上折请立大殿下为太子。沈相保管没了搪塞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