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我想郁儿不会故意刁难我,我的耐心绷到了极至。一份策划写了改改了写,反反复复折腾了七八回,郁儿还是为难地看着我:“子琦,这个方案,就这则,我们想影响面达到路人经过也会为之一惊的效果,这样的策划恐怕不行,能再想想?”

MG,路人见了我现在的样子,绝对会一惊,不,惊呆!我已经进气不如出气的多,鲁讯说牛可怜,吃的是草挤的是奶。我想我比牛可怜,我吃的不过五谷杂粮,却要我口吐黄金。

我打电话回公司倒苦水,老总安慰一安慰二,再二三,我就说:“老总啊,是金子才会发光,我挑灯夜战双眼充血混钝连死鱼眼睛都比我亮点,我不是做策划的,你能不能把大张打包来京?”

老总很痛快,说话很讨厌:“张经理来不了还在病床上躺着呢,我让大海走一趟,无论如何春节前一定要拿下,牵涉到公司明年工作安排,再拖就恼火了。”

废话,谁都知道再拖无论人员,外景,拍摄剧组都是系列问题,我看老总的话最明白不过,拿不下来就不用回去过年了。云天拿给公司的一期计划是一个亿的广告宣传,照云天这样一个细则一个细则挑剔下来,别说过年,过完年十五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我很怀疑是展云弈的意思,可是郁儿每每指出来的地方,又无可厚非。本来我们修修改改的也算不错,可是人家就是要弄得天衣无缝!云天TMD要把这策划书弄成教科书!偏偏老总认为最终落实单位还在制作部,不然我那会挨得这么苦。我求天求地求大海带着那张利嘴早点飞过来,成天姐姐长姐姐短迷死郁儿这个妖怪!

我很想展云弈能早点出现。我有满腔怒火想找地方发,他一出现,这一切就是他指使的,我不骂他骂谁?偏偏郁儿一副私是私,公是公的正经模样,我非常好奇当年在架子床上同居了四年我怎么就没看出她做事情认真。

大海倒来得迅速。我看到他就扑上去,一把鼻涕一把泪。

大海好笑地拍拍我:“子琦,你不奇怪我奇怪。我仔细研究过我们的策划书了,绝对一流水准。云天纯粹找茬,不是说他们说的不对,而是没有必要这样。因为照他们的思路,成本要增加许多,就商业行为看,是不应该出现的。你想,会不是展云弈不想让你回家过年?”

我一省。对啊,他不出现不等于他没插手这回事。我想了想问大海:“那怎办?”

大海诡异一笑:“嘿嘿,后天还没搞掂,小若和宁清就会来北京,实在不行,咱们四人就在北京过年呗。我看展云弈瞧着宁清陪你大游京城还有没有心情把你们留在眼皮底下大受刺激。”

我说:“可是展云弈已经表明他不会再和我有关系,再说,宁清走得开吗?年底他事情也多。”

大海笑着说:“子琦,有时候我觉得你笨得很,就我和展云弈接触这几次,我觉得他就算放手,也会这么便宜你和宁清。宁清那边你就不用操心了,他其实早想跑来陪你了,生怕出什么状况。就这几天功夫,宁氏少了他不会有什么事。如果这两天策划弄好就万事大吉,总要做两手准备不是?”

我笑逐颜开:“大海,你真是一朵解语花”我转而又把郁儿的事情告诉他。大海眼睛一亮:“好,好,太好了,今晚就请郁姐姐吃饭。”

我不解,大海是狗头军师,又给我分析道:“展云弈许多情报都出自郁姐姐之口,我们就利用她传递宁清将来北京陪你补过蜜月,如果刁难策划是展云奕的意思,他肯定马上指示一路绿灯放行。”

当晚,我们请郁儿吃饭。顺便告诉他我的老公如何如何,我们的感情如何如何。大海在一旁添油加醋,说宁清怎么体恤我,反正策划好象改动地方还多,干脆跑来北京陪我工作,顺渡蜜月云云。

郁儿这颗试金石一试就灵,第二天,策划全面敲定。

和大海走出云天,天上飘起了雪花。大海搓搓手对我和小王说:“走,涮羊肉去!”

记得第一次吃北京的涮羊肉时我特别惊奇。一锅白开水,放两片姜,两段葱,一个香茹,两只虾米。我感叹北京人就是北京人,伙食糙得太不精致。听说过满汉全席如何丰盛,看那些装菜的盘盘碗碗就能看饱。可老百姓终是老百姓,只能白水煮肉。

小王是第一次来北方,看着一碗麻酱皱眉,指手画脚比划半天,老板才弄懂他要香油碟子,我和大海忍住笑不作声,过了会儿,老板再端来北方的油泼辣子,小王傻眼呆住。我和大海才放声大笑起来。大海笑着说:“我们来北京都有过这么一出,没事,习惯就好。”

举杯庆祝完工大吉。三人说说笑笑走回宾馆。刚走台阶,我听到奕的声音。我回头。我的身影被台阶拉得细长。

弈举步向我走来。一脚踩在影子的头上,我觉得头一下子痛起来。一脚踩在脖子上,我立时呼吸紧促,再一脚踩在了胸口,我听到心跳得厉害,还有点痛,有点酸。他停了下来,我不由自主按着我的心脏,省得哽塞。

他终于还是出现了。

大海保护性地走上前。奕笑了,双手插在兜里慵懒自若:“子琦,我还算是你的亲人吧?我来祝贺你成功嫁人。可愿和我谈谈?”

大海接口:“没什么好谈的,子琦,我们回去。”

奕神色不变:“子琦,这几年你变了很多,人大了,有自已的主见了,我很放心。不谈就算了,以后接触的时候还多,天地和我们是伙伴不是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弈今天太温和,我有些不习惯。谈谈也好,他说的对,以后接触的时候的确多。我说:“就在宾馆咖啡厅坐会儿好吗?”

我选这里还是心虚,一有问题,大海总可以来得及时。

弈坐在我对面,点起一只烟。我叹息,他做什么都这样好看。

“子琦,结婚好么?”弈笑着问我。

我心一跳:“不错,宁清人很好,宁家对我也好。”

弈,你怎么不生气?不板着脸?他越笑得淡定,我就越发不安。我挠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头埋得更低。

“你把头埋着干嘛?心虚了?害怕了?”奕说。

我马上抬起头,正对着他好笑的眼睛,我不服气地说:“我是怕你,你总是这样说一不二,要我这样要我那样,受不了。”

奕叹了口气:“我给你压力了是么?子琦。我给自已压力了,忍不住也给你压力了。我一直在想,是我错了,我怎么能不让你飞?你是山里的鸟,进了笼子就没了生气。你走后我想让你过你想过的日子,一心想把家族的事处理好,给你最宽松的环境。所以四年来我都没来找你,我以为四年时间可以了,我再见到你时,你自信迷人,我怕我再放手,你就不是我的了。我忍不住想要你回来,我想你该回来了。可是,刚找到你,你就嫁给了别人。你这样怕我吗?你这样不想我和在一起吗?你甚至都不怕我的威胁,说嫁就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