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雨果曾经形容巴黎圣母院是巨大石头的交响乐,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每一块精心堆砌建筑物的石头就是美妙的音符,因为不同的搭配组合奏出各种乐曲。阿萝去过北京故宫,沈阳故宫,泰国曼谷王宫,法国卢浮宫。见过影视基地里仿的汉宫秦宫,看到依山而建的宁王宫却是叹为观止。从山脚下巨大的广场往上仰望,脖子弯到不能弯的角度似乎还没把山上的王宫看尽。

阿萝想,住在山上的人上下山不累啊?就问大夫人:“大娘,这王宫最高有多高啊?住在山上的人会不会很累啊?”

大夫人盯她一眼道:“最高处是冷宫,里面的人不用下山的。现在就给你们说明白了,免得进了宫乱走。王上议事大殿是在山脚的,往上一点其实是座山谷,后宫各殿都分布在山谷里。位置偏高一点而已。再往上就是王宫的藏书阁,浣衣院一类的地方,在最高处就是宗人祠和冷宫。御花园在山谷偏西南方向,皇后娘娘今天在那里设宴。御花园很大,有碎玉泉引入的各种水流穿行,你们千万不要乱走,迷了路乱闯惹出祸事来。明白吗?”

三人忙答:“知道了。”

进了宫门,换了轻便小桥。阿萝偷偷掀起一角观看。天色呈现一种灰蓝,马上就入夜了。王宫里悬挂出了各种灯,亮如白昼。到了御花园入口,众人下了轿子,阿萝惊奇地发现路是闪闪发光的。就跟现代街道上的地面街灯一样,她慢慢落后一步,左右一看无人注意,迅速蹲下摸了摸,竟是石头。想来是一种含有荧光粉化学成份的矿石铺就。亮着光却不刺目,感叹宁王真是好享受。远远看去,整座御花园被各种线条包围着。

阿萝眯起眼虚着看,突然发现这些线条摆出了一个鸟的图案。走近了被引至座置上坐好,她一想图案发现正坐在鸟的头部。刚才是从鸟爪处进的园子。那么东西两侧自然是展开的翅膀了。鸟脑袋这么宽,翅膀伸开,御花园真的很大。

看到往来穿梭的宫女,阿萝想起来的时候大夫人带的婢女换了一个,不是鹃儿。很长时间没见着鹃儿了,不知道她仍在大夫人院子里还是去了别的地方。她管不了,也没有办法,只有看鹃儿的命了。

这时被邀的内眷们已陆续到达。阿萝这桌对面应该是顾相府的座位。她旁边一桌坐着一位十来岁的姑娘,独自一桌,神态自若,看侧脸很是秀丽。阿萝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王燕回?

象是感觉到了被人注视,那位女子侧过脸对阿萝微微一笑。一双眼睛明若秋水。阿萝也报以甜甜的笑容。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听到青蕾轻哼了一声,那女子转过头往对面看去,阿萝也跟着转头,顾天琳扶着母亲正坐下。阿萝想笑,青蕾和顾天琳真是棋逢对手。青蕾今天端庄贵气,顾天琳何尝不是。两人打扮得都差不多,只是顾天琳穿的衣服色彩更浅,青蕾色更深一些。一个衣服上绣梅花,在灯光映射下发出点点光彩,配着手饰笼在光彩之中。再看顾天琳,她用的绣线似乎有点特别,和园子里的荧光石一样反着光。同样夺目。再瞧王燕回,衣服就没什么特别的,脖子上却有一圈珠光,把脸映出一种柔和的光来。

阿萝想,要是头顶上一人加盏射灯就好了,像舞台上的那种光圈,突然就想起了圣母玛丽娅,低下头闷笑不已。

内官喝了一声:“皇上皇后驾到!”

所有内眷忙离桌跪下。三呼口号。等到坐定。阿萝偷偷往前面看去。宁王五十来岁,和太子很相像,年青时必是个美男子。皇后顶着一个大凤冠,有四十岁吧,眉眼大方,中人之姿。

宁王身边站了太子。眼神正往这边看来,阿萝往旁边一瞧,青蕾面上一红,已低下头去。然后又抬起,飞快往太子那儿送去一个含羞的眼神。阿萝瞧见太子嘴角浮起了一个笑容来。

宁王道:“今日皇后设宴,寡人也是被邀之客。还请皇后主持既可。”

皇后并不多推辞谢了恩开口道:“中秋月圆,赏景正好。今日只图欢乐,不谈其它。早早请各家小姐准备才艺,才不负这良辰美景。”

阿萝一听便想,你夫妻二人定是商量好了的。皇后做戏出题,皇帝老儿看热闹做对比。

皇后身边的女官出例,朗声道:“今日佳丽云集,各家选送一人抽签文为题献艺,皇后懿旨,不论好坏均有赏赐,每桌桌上各有花签,表演完毕可标注才艺最佳者,选出头三名。”

阿萝想超级女生来了。我们都是大众评委啊。

宁王笑道:“寡人与皇后还有众位皇亲都有花签,也算一票。看仔细了投!”听到他身后阴影处一片笑声:“接旨。”

阿萝用心一看,方才发现,鸟嘴巴上还放有几张桌子,却有几丛花树遮着,看不清有些什么样的人,只有太子下坐于宁王与皇后座前。

一会儿,有宫女拿了签桶到各桌抽题。大夫人伸手拉出一枝签。宫女忙记下签号。

大夫人小心展开签纸,看上面写的是学绕口令。大夫人一呆,这是什么题?皱眉道:“青蕾,这个你得好生想想。”

阿萝想,这个简单就看青蕾的口齿是否灵便了。往周围看去,却是什么神色都有,有喜气洋洋的,也有愁眉紧锁的。

过了会儿,只听皇后对女官低语几句,女官朗声道:“请抽到三号签,七号签者上前。”

顾天琳缓缓走到御座前行礼。女官又道:“三号是顾相千金,题目是跳舞作画,七号签是高尚书千金题目是抚琴,琴曲为《雨打芭蕉》,要求顾小姐之舞须于曲调相配,同时作画,对高小姐要求是琴声当配合顾小姐作画,琴曲完结顾小姐的画也当收笔。”

台下哗然,如果配合不好,就相当糟糕。摆明了想看众佳丽笑话似的。

只见高千金手指挥动,曲声如珠连绵不绝,顾天琳呆了一呆,云袖一挥,却是极缓的舞步。再一挥也与曲声不配,身体便开始急转,一只手迅速开始在画纸上做画。无奈曲声越来越急,顾天琳刷刷几笔,舞步趋急。身上的罗裙转成了一朵花,合着亮闪闪的绣线却是极美。

这边高小姐手上不停,眼睛看到顾小姐的画还未完成,却发现曲快弹完了,只得放慢调子,一曲雨打芭蕉马上变成了雨滴芭蕉。四周已有轻笑声传来。

顾天琳却因此缓了下来,轻舞长袖,细扭腰肢,慢慢把画作完。她瞧了一眼高小姐,微微一笑挥上最后一笔。高小姐才赶紧十指轮弹,雨点哗啦啦打在叶上结束。

两人退回原位坐好。阿萝一看顾天琳的画,画的正是雨中芭蕉。被雨水打得乱了点。却不失为一幅佳作。暗夸她兰质慧心,才艺过人。

女官又道:“请抽到四号签,六号签者上前。”

这次是青蕾和陈尚书千金。由陈家小姐读绕口令,由一句增至五句,读一句青蕾学一句,读完后陈小姐就得从头至尾把整个绕口令全文背完。

这一次,两家千金的表演都不错,阿萝想原来青蕾有这么好的口才。

再到下一轮,王燕回站了出来,却是只有她一个人。她抽到的题目是设一个游戏,所有人都能参加。王燕回笑道:“可否请女官前来听我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