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子离等得心急,却又心喜。横看竖看玉璃宫内不管哪处地方都顺眼得很。顾天琳已被接进宫来,他觉得今天的顾天琳格外温顺,不仅赞了一声:“天琳这身装扮养眼得很哪。”

顾天琳双颊晕红,眼波流转,一身肌肤在天青蓝的罗纱包裹下越发的白晰。

子离没有告诉任何人今晚他要去皇陵冰泉。顾天琳只当他为明日的登基大典开心,便柔声道:“王爷,哦,王上明日事多,早些歇息。”一低头,美丽的颈项露了出来。

“嗯,明日大典会很累,天琳早些歇着,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他看了一眼顾天琳,她眼中的失望是这般明显,心里一软道:“明日事务繁杂……”

“妾身知道,王上不可太过操劳,妾身这就告退!”顾天琳迅速理解了子离,暗暗埋怨自已这时怎么忍不住了。

宫侍抬着软桥刚到后殿一会儿,子离便赶了过来。他心急的掀起轿帘,便瞧见了熟睡中的阿萝。她嘴唇干燥,脸色苍白,神情萎钝。子离默默一算,竟有两日未沾水米了。他伸过手去摸摸她的脸,阿萝一动不动,子离心痛得不行,沉声道:“换轿上山,去皇陵!”

“是!”

一个时辰后,轿子在皇陵外停下。月斜斜挂在空中,清辉洒在雪山之上,好清静的世界!

子离掀起轿帘打量了一番冰雪的天地。他细心地给阿萝披上毛皮暧衣。雪白的长毛领几乎掩没了她的脸,子离轻笑一声:“还是这么小一张脸。”

子离没有下轿,宫侍们静立一旁。他捧起阿萝的脸:“这一进去,你就是我的妃了,你愿意么?阿萝!”

阿萝没有回答。

他轻声再问:“可是我得救你,我再是得不到就想毁了你,却不能让别人来动你一根头发,所以,你只能是我的妃,你愿意么?”

阿萝还是沉睡。

子离看了她许久,阿萝,要是就这样带你进去,你醒来就必须做我的妃子,你要是不乐意怎办呢?我盼着你答应,就这样成为我的女人。可是我心里有一道疑问,我有自已的骄傲,不想因为这个规矩让你跟了我,就算你因为进了皇陵成为我的妃,我也会天天想,是不是只是情势所逼你才嫁给我,而不是你心里真的有我。阿萝,我该怎么选择?你告诉我好不好?

他怔怔地看着她,又给她拢了拢衣服,终于长叹一声走下轿。走到皇陵入口处朗声道:“宁国第十三世王刘绯求入皇陵!”

玉砌大门处慢慢走出八人,一色白衣,跪伏于地:“吾王万岁!”礼毕后八人起身,当中一人道:“皇陵第六代守陵人恭请王上入陵!”

子离一挥手,宫侍抬着小轿走向一旁的山坡。他缓步进入皇陵。这是他第一次进皇陵。守陵人紧随其后引着他一个宫殿一个宫殿地跪拜。

他终于看到了父皇。他躺在冰床上栩栩如生。“寡人能单独陪父皇一会儿么?”

“王上请便!”守陵人退了出去。

子离暗暗心惊,这批守陵人的功夫当真深不可测,在皇陵外他便瞧出他们踏雪无痕,且衣衫单薄。长年生活在冰雪山颠没有深厚的内功早撑不下去。

他收了心思,跪在宁王面前:“父皇,子离很想念你。撑到今天终于是宁国的王了,只有宁国的王才能来这里见你,子离以后每年都来陪你……子离很孤单,一个人,以后就要撑起一个国家,会很累呢,父皇。”

子离瞧着冰床上的宁王,觉得有说不尽的话,吐不尽的苦,从前不敢说不能说的话在这里都能一吐为快。可他知道,再不用冰泉水泡醒阿萝,就会耽搁登基大典了,这才不舍地停住,看了父皇一眼,走了出去。

“带我去皇陵冰泉。”子离吩咐道。

“是!”守陵人前面带路,转过历代帝王安息的冰宫,守陵人推开一道寒玉砌成的月洞门。里面有个小小的庭院,子离迈步进去,院内竟开有奇怪的红花,仔细一瞧,却是红玉髓精雕而成。叶是上品的祖母绿,不觉一呆。

“我宁国的传国宝藏尽藏皇陵,这些不过是装饰罢了。三百多年才累积出这般惊人的财富!”守陵人语气中带着自豪。

“宝藏若不能物尽其用放着也是死物呆物。”子离淡淡说道。

“先祖传下遗旨,凡后世子孙要统一天下者,国库空虚可动用宝藏。宁国被灭亡时,后世子孙也可动用。”守陵人恭敬地回道。

“也就是说,这里的宝藏寡人是有权动用的?”

“是,只有王上能动!”

“那么,若我取冰泉之水救人呢?”子离话锋一转。

守陵人神色严肃:“王上可知龙鞭之刑?擅取冰泉出去,须受奴才们的三下龙鞭!且,奴才绝不会留半点情,王上是能看出奴才的功力的。”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为什么要把区区一眼泉水看得这般重要?”子离轻描淡写道。

八个守陵人往他面前一跪:“只有历代帝王和我们世代守陵人才知道这个秘密,我宁国先祖圣皇们的遗骸是送至皇陵门口由守陵人迎进来,但是进入皇陵之后,都要在冰泉里先泡上三天,送进冰官后才能保住龙颜不改。这冰泉圣洁洗我列祖皇的圣体,岂可随便取之救人?所以,先祖定下这一规矩,冰泉之水万不可擅取。王上若取水须受龙鞭以赎亵渎圣体之罪!”

子离终于明白为何取冰泉水难了,长叹一声:“我进去看看吧。”

守陵人走到院中冰壁处打开机关,子离走了进去,只见寒玉砌成的殿中,雾气蒸腾,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运尽目力隐约能瞧见寒雾里,一汪绿水汩汩涌出。

“王上若是每年来此以冰泉沐浴,可宁神醒脑,一生中也只能带一名皇妃前来,这是现任王无比的荣耀。”守陵人提示道:“但若是受了龙鞭之刑,再泡冰泉就是寻死。”

子离心里挣扎着,要不要带阿萝来,要还是不要?两种想法在脑中交战,等他走出石室,望见月已偏东。心一横道:“寡人要取水救人!”

八名守陵人一惊,齐齐跪下:“王上龙体要紧,请三思!”

“寡人主意已定,不必再劝,只是,天明后乃是登基大典,受鞭可会影响?”

“有我八人相助王上,无妨!”

守陵人中的为首之人接连下令,皇陵内涌出一队白衣人,取出玉盆进泉取水。宫侍在外等着,不多时水已倾进早挖好的冰雪坑中,四周支好了帐幔围住。阿萝仅着中衣泡在一汪绿水里。

子离没有出去,走到父皇冰宫,跪下磕了三个头。低低说道:“皇儿不挣气,今日本来可以带你的皇媳来瞧瞧你,但是硬不下这个心也不屑如此。子离在此叩别父皇,明年再来请安。”

他走出冰宫,守陵人引他走进一处大殿。上面供奉着宁国十二世王的画像,四周冰壁上镂刻着创国之初的征战故事。子离眼光从上面掠过,胸口之内又腾起身为帝王的骄傲。他将来必会超越列代先祖,一统五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