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笔架山有三条沟,第一条沟叫月泉沟,顺着沟往里徒步走一个半小时,能到达一个形装似弯月的海子。碧波荡漾,风景怡人。第二条沟叫蘑菇沟,沿修的栈道前行,每逢雨后,树下的蘑菇菌子野木耳随处可拾,这种野趣是城里见不着的,很多游人都爱进蘑菇沟,拾着一篮交沟口的旅店分辩后现炒了吃。第三条沟是叠海沟,是漂流圣地。一到夏日周末,来这里扎帐篷弄烧烤游泳的人多不胜数。

孟时和冯曦进了叠海沟,打算在这里住两天过周末。

还不到盛夏,这个周末进沟扎帐篷的人少。孟时观察了下环境,满意的把扎营地选到了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

清澈的山溪在岩石处撞出雪白的浪花,也撞出怡人的新鲜气息。山岩处苔痕新绿,苍苍滋生。近岸树木葱笼,远山直插云霄。浅滩卵石洁净,水清透底。放眼处上游零星两三座彩色帐篷如山花绚丽,谷中笑语切切顺风飘来。

冯曦伸开手蓦得大喊出声:“啊——”

“哦喔——”

上游也传来阵阵吼声,看来和她一样想呼出胸中闷气的不少。山谷里回声荡漾,喊声从山壁上直撞进溪水之中,打着漩漂得远了。

她兴奋的地上找浅薄的石块,横着溪水帅着的打了个水漂。小石块激起了两朵小浪花瞬间被一往向前的水流吞没。冯曦兴致不减。她斜着身体,手扬起,侧着脑袋,往前急冲两步,借着冲力将石块甩了出去。

孟时绷紧着帐篷的绳子笑着看她。

冯曦从公司里出来死活要换了衣服再走,他也觉得她穿西服套裙去露营太不方便了。等

她换了衣裳孟时高兴惨了。她穿着后兜绣花的红色窄腿牛仔裤,上面是咖啡色的蝙蝠袖薄线衣,朝气蓬勃。冯曦还得意的拍拍他的肩说:“这身情侣衫配得天衣无缝吧?”

孟时笑了笑说:“干柴烈火。”

“什么?”

孟时再也没解释半句。等到冯曦终于想明白他是说衣服的颜色时,孟时忍笑忍出内伤来了。

他目不转睛,她似乎每天都带给他全新的感受。孟时怔怔的想,第一次看到冯曦时,他真以为她怀孕了,浮在水面上雪白的鼓鼓的肚皮让他啼笑皆非。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他是从什么时候被她吸引的呢?这个问题他不止一次问过自己。也许是在健身房外她冷冷离去的神情让他觉得内疚。也许是看到她的那手挺秀的书法,她家里的味道符合他的气场。也许冯曦以惊人的毅力和速度瘦身减肥,被他无意中窥到的事情叫他生怜。

能干聪慧的她是他想征服的。柔弱温婉的她是他想怜惜的。一个女人如果能满足多种需求,他不爱她都难。

山溪无声溅开白雪的水花,转瞬既逝。“耶!四朵!”冯曦大笑起来,脸在薄暮中发着光。仿佛已坠下山崖的夕阳唯一的光芒全聚到了她的脸上。

孟时看得失神,握着绳子的手情不自禁松开,帐篷一角软塌了。他赶紧拉住绳头用力往下扯,缠着钉好的木桩打结。暗骂自己怎么像色狼似的总想着和她亲热。想着想着忍不住就笑了。

冯曦拍了拍手,满足的走回来,围着帐篷转了个圈表扬他:“干得好,小伙子!我去支烧烤架!今晚想吃什么?有大师傅在,尽管点!”

“我想吃鸡翅膀!”

“没问题!保证是心型鸡翅膀!”冯曦笑逐颜开的回答。

她哼着歌安装烧烤架,快活得像只鸽子。叽哩咕噜唱了好半天,孟时才听出她唱的是《两只蝴蝶》。他以前很讨厌这种口水歌,今天听冯曦东一句西一句记不全歌词的哼着,心里却慢慢涌出了感动。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

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你跟我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她反反复复就只唱着这几句,歌声新鲜甜脆得像才从树上摘下的蜜桃,诱得孟时放下手里的活悄悄走过去。他猛的在她耳边吼了声,吓得冯曦一声尖叫后他转过身就跑。回头看到她追来,孟时不闪不避的站定,眼瞅着她满脸惊愕却因刹车不及一头撞进怀里。眼睁睁看着自己无奈的投怀送抱冯曦嗔怒不己,逗得孟时开怀大笑起来。

他抱紧了她,隔着薄薄的衣衫感觉到她胸腔里蹦哒急促的心跳。她本性是这样的活泼,尚怀着天真,尽管经历过婚姻依然保有孩子似的单纯。空山静寂,满眼苍绿。上游三两顶帐篷处已飘起了炊烟,孟时低声说:“曦曦,要是换了古时,一定与你在此结庐隐居。”

冯曦抬起头,孟时满脸诚挚,双眼璀璨明亮。她叹息着把头靠在他胸前说:“孟时,我运气真这么好?离了婚马上就再遇到一个真心待我的人,实在比中了*****头奖还要惶恐。你是不是骗子啊?你其实不是学什么古董鉴定的,你就是社会上的混混,衣冠楚楚专门来骗我这种离了婚渴望真心的女人。实话告诉你吧,我其实没什么钱,离婚时连房子都给了他了。分到手的五万块也被我租房置东西杭州游减肥花得七七八八。你要想骗钱就趁早抽身吧,你玩失踪我不会伤心的。我会喜滋滋的觉得我不仅没损失还占了你的便宜。下次有经验了,我更不容易被骗。”

孟时真想一头撞死在山崖上。到现在他才清楚冯曦心里有多么惶恐,多么不安。她的安全感与信任度早就降到了零点。他手臂收紧蓦然箍得她闷哼了声,盯着她抬起来看他的眼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有公安局的熟人吗?我背身份证号码给你,你查我的户口去。别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后悔当初没去考公务员了,好歹还有组织为我作证。”

冯曦被他逗笑了,极不好意思的偏开了头。

孟时正松了口气,听到她认真的说:“行啊,你把身份证复印件给我,我查去。”

他狠狠的扶起她的脸,咬着牙说:“我,就,这,样,叫你,不放心?!”

话说完就看到冯曦貌似天真的眨了眨眼,仿佛他出尔反尔的态度太奇怪了。孟时气结无语,瞪着冯曦想该不该把她煮来吃了才安心。而那朵笑容恍惚的在她脸上跳跃了下就猛然发展为清脆的大笑声。

“真傻!”她笑倒在他在怀里,脸深埋着,双手搂紧了他的腰,脑袋死也不肯抬起来。

“耍我是吧?嗯?”孟时挟住她的腰突然发力,冯曦尖叫一声被他举了起来。他的手托着她的屁股,她很自然的搂住他的脖子,腿盘上了他的腰。这姿势暧味之极,冯曦瞪着孟时脸上发热,孟时促狭的问道:“抱你一下就不好意思了?!”

冯曦哼了声说:“你不提江瑜珊就好意思了?实话告诉你,我来之前才和江瑜珊喝咖啡来着。”

孟时的激情被迎头一盆凉水浇灭。他恨恨然的瞪着冯曦说:“你可真会煞风景!”说着松了手,冯曦像坐溜溜板似的滑落下地,没等她反应过来,孟时的唇已覆上来,狠狠的噬咬着她的唇,却听到她闷声的笑。孟时跟着笑了起来,扭了扭她的脸说:“鬼机灵,正想和你好好说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