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地来人

“跟着我!有本事别摔下去!笑话,蹲着飞的仙,没得笑掉人的大牙!”凰羽瞥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往前飞。

靠!唐淼真想仰天长啸,握紧了小拳头默默的跟在凰羽身后。

脚下的荒原是片白色的沙漠,月夜下白茫茫一片,柔和的像块丝绸。看不到一根草,一个活物,静谧柔美。

飞了一会儿,唐淼渐渐熟悉了这种离地三尺的驾云飞行。她好奇的打量着荒原,先前凰羽的话带来的紧张感也消失了。凰羽悠然的飘在空中,唐淼终于没忍住,先开口问道:“你说荒原上有我这个凡仙能吃的东西,是指异兽吗?”

“嗯。”

“我喜欢吃肉,以前最喜欢吃烤的五花肉了,可香了!你能吃烤的肉吗?我可以烤给你吃。”

“凰羽你能升火吗?”

“哦,你是木仙,火克木,你怕火是吧?大不了,我当生鱼片一样吃好了!嘿嘿,我吃肉,你可以喝血吗?”

“对了,异兽是什么兽啊?狮子老虎?异形?咱们算不算是出来打猎的?”

......

“闭嘴!”凰羽突然停住,身形一转挡在唐淼身前。

被意外打断说话的唐淼骇了一跳,脚下的云悄然飘散。“啊!”她尖叫了声,不出意外的摔在了地上。

眼前绿光闪过,十丈外的土地突然拱起,浪花一般翻腾。随着“嘶!”的破空声,一个尺余见方的三角形脑袋从土中伸出。

凰羽板着脸,手指虚弹,嘶叫声更烈。一条三丈长通体黝黑,的巨蛇从土里弹跳而出,尾巴卷扫起大片沙尘。

“天啊,这是什么?大蟒?”唐淼坐在地上失声说道。

绿光缠绕着蛇身,巨蛇的身体蓦得被割裂,片刻间蛇皮脱落,蛇头飞离至数丈开外。巨蛇露出白色的蛇身,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凰羽这才停下来,飞驰过去,自蛇头处取出一颗豆大的白色珠子吞进嘴里。随即切下一片蛇肉道:“这个估计你能吃。”

唐淼傻傻的看着他麻利的动作,心悸的想,这就是异兽?她心虚的想,还是在石峰上呆着等吃混喝好了。荒原果然不是好地方。

提着蛇肉的凰羽转身朝唐淼走来,见她满脸惊惧,不由得一笑:“这是沙角蛇,荒原上灵力最浅的异兽。你的灵力虽浅,对付它也行的。”

唐淼伸出手掌看了看,疑惑的想,她真的可以去对付这么大的一条蛇?

“杀杀小蛇儿,你的灵力修炼进步得更快。以后每天你杀条沙角蛇!”

“不,不是吧?”唐淼震惊的望着凰羽,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行,真不行!咱们回石峰好不好?”

凰羽笑了笑,抬头说道:“好啊,自己驾云回来!”

他提着蛇肉嗖的升到了半空中,悠然的望着唐淼。

唐淼也往上望,石峰静静的飘浮在空中,她欲哭无泪的想,这么高,还要不要她活了?

“飞不回来,你就留在荒原上吧!”凰羽冷冷扔下话,身形一闪而没。

唐淼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望天跳脚:“凰羽你别扔下我!我不行啊!这么高,我怎么飞得上去?你回来!”

空中已失去了凰羽的身影,唐淼惊惧的左右看了看,她对自己能杀那么大的沙角蛇没有半点自信。不远处沙角蛇雪白的蛇身仍在抽搐,唐淼一惊,还没意识到就被自己心念唤出的云朵托到了三尺高。

她咬着唇抬头望着石峰往上飞。她告诫自己别往下看,眼睛不受控制的瞟了一眼,也就一眼,她的双腿又软了,从两丈高自动降到了三尺高。

眼里已急出了泪花,唐淼吸吸鼻子又往上升,升了会儿因为心里的害怕,脑子里自动形成命令,云朵再一次降了下来。她想哭,又害怕。蹲着蜷成一团,惊恐的想,千万别出现一条蛇啊。

怕什么来什么,雪白的沙海在唐淼眼皮底下翻滚,下面像是藏了无数条沙角蛇。唐淼惊得还没开喊,面前闪过幽蓝的光,她连胳膊带身体就被缠住,唐淼胸口发闷,张大了嘴再也没发出半点声音。

“幽明蛇!”躲在旁边凰羽倒吸口凉气,暗叫不好,身体如箭,数条绿色的长索直射而下。沙海中随即飞出数道幽蓝色的尾巴与绿索相缠,大地震动,中间升起一条蛇来。

说它是蛇,它却像章鱼似的盘坐在地上。中间蛇头,尾部裂开长着九条蛇尾。其中一条卷着奄奄一息的唐淼。

凰羽冷哼了声,手指在额头一点,一片闪着莹绿光芒的飞刀激烈而出。

幽明蛇冰蓝色的眼睛盯着那片飞刀,张嘴就吞了下去。

凰羽大喝:“爆!”

幽明蛇的身体发出声闷响,颈部以下绿光隐现,瞬息间蛇头飞离。幽明蛇闷声大吼,嘴里喷出数道腥臭无比的毒液。与绿索相缠的蛇尾委顿软下,唐淼啪的被甩飞。

凰羽飞身而下,捞住唐淼旋身躲开。一滴毒液溅到了他胳膊上,衣袖发出嗤的轻响声,蚀出一个洞。

他皱了皱眉,抱着唐淼落在沙地上。见她只是晕过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凰羽放下唐淼站直了身体,绿眸闪过杀机。他望着沙丘冷冷喝道:“出来!”

荒原上响起桀桀的怪异笑声。沙丘之后缓缓走出一名男子。他穿着件黑色的紧身武士服,腰间缠着条黑色的长鞭,斜眉吊眼,令人一见生厌。他双手一拱道:“蓝沼见过羽公子。早知道公子在此,蓝沼也不敢让幽明蛇儿出来送死了。好在羽公子没有受伤,否则下仙就难以向上面交待了。”

他虽向凰羽行礼,语气间并无半点敬意。小豆眼贼溜溜的在凰羽和地上的唐淼身上瞟来瞟去,嘴角勾起抹□。

他真的不知道他在吗?想用幽明蛇害他,未免太轻视他了。灵力纵然只有昔日的三成,一条幽明蛇还奈何不了他。凰羽冷冷说道:“你走错地方了。你的主子在西地。”

蓝沼微斜着眼睛怪笑道:“东荒荒寂,我家公子担心羽公子耐不住寂寞,特遣下仙前来探望羽公子。”他的目光移向空中的石峰,得意洋洋的讽刺道,“羽公子灵力深厚,居然能在东荒石峰上种出草来,下仙潜至东荒一眼就看到了石缝间的绿意,醒目异常。佩服,佩服!”

“看在你家主子面上,我今晚不杀你。提醒你一句,这是北地地界。滚!”凰羽目中闪过厌恶,抱起唐淼直飞上天。

蓝沼伸长了脖子往上望,阴阳怪气的笑道:“多谢羽公子关心!下仙能潜进来就有法子混出去。哦,我家公子已经启程,三月后恭侯羽公子大驾荣归!蓝沼会禀报公子,羽公子在东荒有美相伴,过得甚是逍遥!我家公子可以放心啦!”

鬼面已经启程?他,他已经成功了吗?空中的凰羽身体颤了颤,低头望着昏迷中的唐淼,绿眸微黯。还有多久,她才能引出淙淙清泉?想到弱水河旁那个娇俏人儿,凰羽抱紧了唐淼,薄唇紧抿成线,脸上布满了坚毅之色。

悄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