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发雌威

唐淼和末扬到流光城的时候正值黄昏。

昼夜相交的天光是一天当中流星城最美的时候。西方的漫天云霞与东方渐涌的星光在流光城上空相融交织,染出一层又一层的瑰丽华彩。炽热与阴寒,灿烂与幽暗同时构勒出美丽之极,和谐无比的妖饶画卷。

暮离出生在这个时辰,所以母亲为他取名暮离。而生下他时,也是当年的北地长公主灵力耗尽元神寂灭之时。

每到黄昏的时候,暮离总爱独自坐在流光城最高的聚星塔顶饮酒。

光线不断的变幻,一天之中最美的流光城瞬间空寂如死城。关门闭户,人去楼空。就连闲仙们养的宠物也老实的缩进了窝里,闭紧了嘴。

或多或少挨过城主小魔君拳头的仙,知晓流光城禁忌的仙再也不肯给暮离星君从聚星塔上飞下来找茬的机会了。

就连守城门的金甲卫,在这瞬间都嗖得闪进了楼门楼,从窗户缝里往外窥视这时候进城的仙。

唐淼和末扬就在这时自漫天云霞深处飞来。一个是深居仙宫,一个对仙界一知半解。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了流光城。

暮离大口大口地饮着琼华火酒,馥郁的酒气在胸口如海浪般翻腾,将他的意识卷没。半睁着眼迷离的眼,暮离邪邪一笑,站了起来。

很长时间了,在这个黄昏时分,他总是在大街上找不到一个活物去发泄心里那股莫名其妙的情绪。

淡淡的红雾蒙上黑瞳,暮离轻轻掰着手指,听到骨节咔咔轻响,暴戾的气息自识海溢出。他微笑着叹息:“先揍哪个呢?”

他的叹息如风,吹得末扬脖子后面的毛发根根竖立。

末扬停住脚步,警觉的注视着空寂的街道,低声说道:“小姐,不对劲。流光城是北地九重天最繁华的城之一,怎么这么安静?”

唐淼四下张望,也觉得奇怪。这时,她突然看到了路边的树,光滑的泛着淡淡银光的枝杆,上面缀满宝石般的果子。唐淼兴奋的扯着末扬的袖子嚷道:“天呐,是圣兰果啊!这里居然满大街都是!这么大棵的树,这么多果子啊!”

“小心!”末扬抢前几步挡在唐淼身前。悬在腰间的墨莲已变成圆盘大小,迎头挡住了暗器。

琉璃盏被墨莲影盾击得粉碎,一股酒香散开。

头顶传来哈哈的大笑声。唐淼抬头一看,房顶上那个斜眉吊眼的不正是暮离星君么?他为何把琉璃盏当暗器掷来,是认出她来了?唐淼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躲在末扬身后不敢吱声。

“何人?!”末扬冷声喝道,左手持墨莲影盾,右手拔出了银月弯刀。

唐淼扯了扯他的衣袖,声如蚊蚋:“是暮离!”

末扬一怔,银光闪烁,墨莲影盾旋转出黑色的暗光,将唐淼牢牢护在了身后。他挺起胸膛压低声音说道:“小姐莫怕,有末扬在定能护得小姐周全。”

锦衣无风而动,暮离轻掠而下,站在两人身前。他嘴里呼出琼华火酒馥郁的酒香,带着股浪荡子的笑容,突然重重一拳击向墨莲影盾。巨响声中,末扬被强大的撞击力推得后退数步,手中的银月弯刀却在此时诡异挥下,瞬间割下一角锦衣。

淡淡的红雾在暮离眼前漂浮,他只知道刚才一拳酣畅淋漓。他大笑着出拳,听到嘭嘭声不绝于耳,每一声如钟如磬,无比熨贴,宛如仙乐。

末扬被击得不断后退,墨莲影盾在重击之下,暗光明灭吐放。

“痛快!再来!”暮离放声大笑,一拳接着一拳。

末扬沉声喝道:“莲散!”

影盾顿化莲花,无数宽大厚实的莲瓣飞扬散开,将暮离重重包围。拳风激荡,墨莲莲瓣鼓鼓的涨起。

暮离闷声大喝,又一拳击出。像烧红了的铁放进水里,嗤的一声轻响,一瓣莲花应声而裂。他半眯着眼睛探出头来。

唐淼早立在两丈高的空中,双手结出繁复的手印,朵朵清冷的霜花密密的聚集,哗啦一声重重砸在暮离的头上。冰花碎裂,莲瓣散开,六梭形的锋裂霜刃瞬间将暮离身上的锦袍割裂。

暮离拳头击出的移星斗气本是无色,此时却像一根在糖霜里打了滚,被朵朵霜花包裹得严严实实。

暮离晃了晃脑袋,彻骨的痛,彻骨的冰终于把他砸清醒了。他惊怒的看着被割碎的锦袍,目光瞟向空中霜花飞舞旋饶的白衣女子:“你敢向本君出手?”

唐淼根本无暇答他,灵力施展得酣畅淋淳。无数重冰从天而降,密集砸向暮离。拳头一次次击碎,又被结实的冰阻住。渐渐的,暮离的拳越出越慢。

“散!”唐淼脆生生喝道。

冰块哗啦散落成一地冰霜。暮离一拳的空,踉跄着往前栽。末扬暗运灵力,手中的墨莲影盾夹杂着雷霆之势毫不客气的击在暮离后背。彻底把他打晕过去。

“没死吧?”唐淼降到地面担心的问末扬。

“没呢,晕过去了。看样子星君醉了,否则咱们可打不过他。”

暮离隐约的感觉到,有人用脚在踢他。每一脚都踢得咚咚作响。远方传来清脆的笑声,他想睁开眼睛看清楚那个白衫女子,眼皮却沉重如山。

末扬收了影盾银刀,警觉的打量着四周。流光城仍然没有一个仙冒出头来,一直静默。城主被揍,他的护卫呢?他看着地上的暮离不忍的说道:“小姐,打人不打脸!趁现在没人来咱们赶紧离开。”

唐淼狠狠一脚踩在暮离脸上,咬牙切齿:“他让我没了脸,我当然要揍他的脸!”

她满意的看着暮离被揍得红肿发青的脸,喘着气拍了拍手道:“等他脸好了,我再揍得他不是人!末扬,流光城有青楼否?”

“没听说过流光城有青楼。是什么样的楼?”末扬老实的问道。

唐淼懒得解释,抬头望见高耸入云的聚星塔,用脚踢了踢暮离道:“把他扔塔上去吹吹风醒酒。”

“是!”末扬捞起暮离化为一道黑影飞上了聚星塔。

唐淼抄抱着双臂开心的笑。她开始转运了,想找暮离报仇,一到流光城就把他揍成了猪头。

此时,天边最后一片霞光被黑夜完全吞没,流光城像突然煮沸的水,半闭的店铺开了门,楼台亭阁间飞出无数的仙来。唐淼和末扬目瞪口呆。

路边的圣兰果树发出淡淡的银光,蓝色的果实晶莹剔透。唐淼摘了一个果子啃了口,熟悉的清甜汁液盈满口腔。她望着聚星塔喃喃说道:“末扬,这地方真邪门啊!”

“仙子,下仙有灵结玉果,赤炼朱果,比路边的野果味道强多了。”

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唐淼回过头,街边的一间小店不知何时敞开了门,云石柜台上摆着几只琉璃缸,里面装着不同色泽的果实,散发着莹莹光华。圣兰果的光与之相比,黯然失色。

末扬脸一沉,望着店主道:“你都看见了?”

店主瘦弱矮小,颌下几茎稀落的胡须,小眼睛眯成一道缝,贼贼的笑:“每到黄昏,下仙就关门歇业睡觉,什么也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