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貌大变

“记得我曾经给过你两个选择!”鬼面嫌恶的看着她,语气充满了无奈,“其实我是在吓唬你。你真的逃了,我也不想对你的脸下毒,免得看着坏了我的心情。至于做我的女人,凡界来的女仙都长得有股烟火味,不合我的胃口。”

唐淼充耳不闻,想了想树林的位置,掉头就走。

鬼面慢吞吞的跟着她,懒洋洋的说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仙界中人说一不二。我不能自坏规矩。”

唐淼恶狠狠的回头,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他。秀丽的小箭眉往两鬓扬起,眼里慢慢溢出一丝柔媚的笑意:“你当我真蠢?”

鬼面微怔。

“人家好好好想做你的女人哦,故意跑掉等你来追的呢。”唐淼嫣然一笑,声音柔如三月的春水:“你的神秘,你的强大,还有你的下巴......都好美好美哦。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手......”她拉住了鬼面的手。

一股寒意从鬼面心里升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握住的手抖了抖,唐淼也激动的抖了抖。她猛的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脸颊旁摩挲着,闭着眼睛满脸陶醉,“你有一双好美好美的手哦!我第一眼看到这双手,就爱上你,决定做你的女人了。从此,让你的手抚摸我的娇躯,让我的灵魂随之颤抖。我一定会等到你对我敞开心扉,只给我看你的脸,只做我的男人。”

鬼面嗖的抽走了自己的手,攥成了拳头。

“鬼面公子——”唐淼豁出去了,娇呼着,一个乳燕投林扑向鬼面的怀抱。

一只拳头突然出现在她眼前。莹白如玉,绷紧的手背隐约能看到青紫色的筋。

妈呀!过火了要挨揍了!唐淼不忍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却不经意流泄出一丝笑意。挨一拳没什么,至少,她的天雷一招鬼面也难以忍受。她下定决心,打不过也要雷得他外焦里嫩血肉滋啦啦作响。

然而等待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到来。鬼面改拳为揽,伸手将她抱了个满怀。他凑近她的耳朵轻声说道:“你有情我有意,这事儿就好办了!”

唐淼睁开眼睛,满脸惊愕。

鬼面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诚挚的说道:“只有你能看见我丑陋面具下美丽的脸。只有你不看重我的容貌,就看我的手也能爱上我。仙界寂寞,老子从此有了你......”

“啊啊啊啊啊——”一连串近乎崩溃的叫声从唐淼嘴里吼出来。真他妈受不了,这个学舌的妖孽!把老子也学进去的妖孽!他怎么就没被天雷劈死!

鬼面用力拖了她入怀,手撑着她的后脑勺,把她的脸压在了胸口。尖叫声终于被堵住,他松了口气。低头看唐淼在怀里拼命挣扎,他清泠泠地笑了:“我比西虞昊还要面子,背叛我,我不会把你挂树梢上,我只会把你砍成八块挂树梢上。”

他推开唐淼,头也不回的往前飞:“跟我出渊!”

唐淼大吼:“变态!不要脸!”

鬼面回头,手指点在面具上,悠然说道:“变态与否我不明白。但不要脸你算是说对了。我就是,不要脸!哈哈!”

他仰天大笑。

唐淼目瞪口呆。

扔掉手里断掉的藤蔓,看着它们消失在脚下青蒙蒙的雾气里。鬼面颇有些恋恋不舍的低声说道:“也许我不会再来了。”

黑幽深渊深处响起阵阵桀桀叫声。

唐淼抄抱着双臂,小箭眉抖了抖:“你看起来很舍不得这鬼地方?!”

“是有些舍不得。地方虽不好,但出了渊,麻烦更多。比如你——”鬼面停住,从怀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细绢展开,“是你吧?”

唐淼一看,里面画着的女子盘了个小发髻,穿着件淡黄的衣裳,眉眼画得极外细致,可不正是她在东荒之地的打扮。

鬼面沉思了下道:“找个湖泊凝水为镜,你再仔细看看。”

清澈的水镜竖在眼前,里面映出一个身着白色遍绣银霜花长裙的女子。眉毛挺秀,眼神清亮水润,肌肤闪着一层珍珠般的亮泽。是她仿佛又不是她。唐淼摸着眉心那点银蓝色的水滴状印记迷惑不解。

“沾了仙气,拥有了两种仙家灵力,容貌也少了几分烟火气!眉心更多出了灵力印迹。”鬼面似想到了什么,轻笑道,“西地没了棠棠仙姬,幻身成你的唐淼还是初至仙界的模样。你自由了!”

唐淼一愣。摸着自己的脸想,可不是吗?凰羽不方便带走她,不就因为她顶着西虞昊仙姬的名号?就算解了封印恢复原来的容貌,姬莹幻成的唐淼还住在七彩珊瑚宫里,也是西虞昊宠爱的女人。她嘿嘿笑了起来。现在她自由了,凰羽也用不着担心和西虞昊撕破脸了。她随即警惕的看向鬼面:“你干嘛要替我高兴?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你自由了!”鬼面重复了一遍,抛出了一件红衣,“好心提醒你一声,去找凰羽的话小心点。嫉妒的女人很可怕。另外换了衣裳再换个名字。哪怕西虞昊认出了你,也打死别承认。除非你真想留在西地做他的仙姬。”

“喂!你什么意思?!”唐淼接住衣裳,愣愣的问道。鬼面为什么要放了她?

鬼面看着她笑:“怎么,舍不得我?公子我对自己的女人素来都很放心,从来不栓在身边。你记着是我的女人就行了。”

唐淼呸了他一口,吼道:“我会告诉凰羽你戴了面具!你有阴谋!我看到了你的下巴!”

鬼面哈哈大笑,飞身离开:“他不会相信的。”

“等着他揭穿你的阴谋吧!”

鬼面没有再回答她,身影在空中迅速消失。

夕阳西下,湖水映出温暖的霞光。唐淼换上了红衣,再看镜子里的自己。红衣衬色肤色晶莹如雪,真和初到仙界的自己不同了。想到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凰羽身边,镜子里的她脸颊晕红,眼睛盈盈含笑。唐淼摸着发烫的脸扑哧笑出声来。

冒名进宫

极夜海边连绵成亘的白色建筑像海边散落的贝壳,星罗棋布。面向大海的高地上伫立着一座黑色与金色筑就的雄伟宫殿:西地仙庭

蓝与白的温柔舒畅,蓝与黑金的庄严肃穆。远远的立在云端,唐淼自动忽略掉仙庭的存在,高呼一声:“爱琴海,我来啦!”

她兴冲冲的落下云端,朝着巍峨耸立的拱形城门奔去。

守城银甲卫看着一道红影急速飞来,尽职的喝道:“上仙止步!请亮身份玉诀!”

唐淼急刹,硬生生停在空中。

“太子殿下有令,出入极夜城均要查明身份玉诀!”银甲卫的脚步往前移动了一步,百丈身高带着山一样的阴影向唐淼压过来。

“好,好......”唐淼一阵讪笑。她这才想起自己拥有的是北地仙庭的白玉诀。相貌是有些变化,但她还没有从甲变成乙这么夸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她偷偷的瞄了眼手掌,忐忑不安的心顿时落到了实处。藏住眼里的疑惑,她冲银甲卫伸出了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