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酒会起风波(上)

钟强想骂人,事情不来则好,一来全赶上趟了。他从早上起就没喘过气似的。下午四点半公司又来了摊事,等钟强处理完一看时间五点了,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今天晚上嘉林集团在温泉山庄举行酒会,请了所有的合作单位和对口媒体。嘉林集团是大唐广告的长期合作单位,老总对这样的酒会很重视,恰巧他出差,事情就落到副总钟强头上了。

收拾好东西,钟强突然又想起忘记通知王琳,他暗呼糟糕,急步走出办公室。看了眼大办公区,眼光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尧雨身上:“尧雨!快点收拾下东西,跟我去温泉山庄参加酒会。”

酒会?这是尧雨最不喜欢的活动之一。她抬起头看了眼钟强,不紧不慢地说道:“钟总,我喝酒不行,你带别人去吧!”往常公司遇着这种带点公关性质的酒会老总都会叫上客服部的王琳。她是公认了的美女,性格泼辣口齿伶俐酒量又好。带她去,撑得起面子,还能活跃气氛。

钟强正着急赶时间,目光望向大办公区的里其它女孩,迅速判断,这种场合还是带尧雨去保险一点。尧雨C大中文系毕业,来公司两年了。人不算特别漂亮,但是长相清丽气质很好,最关键一点,尧雨做事有分寸。

她喝酒不行?钟强皱了皱眉,现在由不得他懊恼。王琳今天休息没上班,温泉山庄在郊区,现在出城不堵车也要一个小时,而下午五六点钟不堵车是不可能的。钟强要在七点前赶到温泉山庄,现在通知王琳过来,肯定来不及。公司里剩下的女职员里也就数尧雨最合适,不叫她叫谁?“磨蹭什么呢?叫你就快点!”钟强脸一沉,语气里带了几分火气。

“钟总,你又不提前通知,你看……”尧雨实在不想去,看钟强有些火了,就赶紧站起来伸手拉了拉身上的T恤。

钟强一愣,脑袋大了。他还好穿了西装能将就,尧雨穿着T恤牛仔裤,裤子还是故意在膝部拉开了层层破洞的那种,他知道是种款式,但参加酒会就嬉皮了点不合适。钟强眼光一转:“小陈,你去和尧雨把衣服换了,快点,赶时间呢!”

尧雨微张了张嘴,心里有几分气恼,这样都推不掉?她看了眼小陈,办公室里只有小陈穿了裙子,但那是条在胸前印了个史努比头像的蓬蓬裙,小陈是哈韩一族。这样的裙子穿在十九岁的小陈身上叫可爱,穿在二十四岁的自己身上,她觉得和T恤牛仔裤一样不合适这种场合的酒会。

看着钟强黑着脸,尧雨叹了口气,去卫生间和小陈换了衣服,还好两人身材差不多,穿在身上也合适。小陈咯咯笑着说:“尧姐,你穿这样的裙子也很可爱嘛!”

尧雨瞪了她一眼,伸手拉拉裙子,照了照镜子,没好气说了声:“像高中生!”两年没穿过裙子,而且还是这种卡通可爱的裙子,尧雨很不适应。走出卫生间时低着头又瞧瞧了那只史努比,突然忍不住好笑。

钟强看着尧雨穿裙子的模样也有些忍俊不禁,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尧雨穿裙子。穿上卡通蓬蓬裙的尧雨打破了他心目中邋遢随意的形象变得可爱起来。他觉得介绍尧雨时说她是自己的侄女比公司员工更合适。他忍住笑说:“走吧!希望堵车不会太严重。”

上了车尧雨故意不给钟强好脸色。钟强知道今天没安排妥当,便侧过头半开玩笑说:“尧雨啊,我还是第一次看你穿裙子,女孩子穿裙子很漂亮的,你怎么总爱穿裤装?”

“这裙子,很久没穿不习惯了,这么幼稚!”尧雨哭丧着脸,“师兄你也真是,提前说嘛,要不,你让我下车,一个人去得了,我这样子去,更丢脸!”钟强也是C大毕业,广告学院的。尧雨来了公司背地无人时总叫他师兄。

“那怎么行?都是携伴参加,放我一个人,不行!”钟强回拒。他暗自庆幸还算及时,再晚点办公室里一个女员工都看不到。

尧雨叹了口气,算了,丢脸也是丢公司的脸。她想着裙子就想起佟思成。想起他送她的那条裙子。

那时候两人都是学生,没啥钱,尧雨生日时佟思成去买了条裙子送她。估计是佟思成第一次买女孩子的衣服,递给尧雨时包得严严实实,清秀的脸上还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尧雨回到宿舍好奇的打开包裹,喜滋滋地穿着裙子去千尘那儿显摆。千尘啧啧赞叹:“小雨,你像朵蓝色的鸢尾花!”

裙子是蓝色棉布的,衬着尧雨雪白的肌肤很漂亮。尧雨穿着去见佟思成,她坐在运动场高高的台阶上,背后是夏夜深蓝的天空,他缓缓蹲跪在下面一层台阶上抬头望着她,一向清明的眼睛燃烧着火焰,像望着一个神祗。良久佟思成轻声叹息:“尧尧,你从来不知道你有多美,我只花了二十五块钱……”尧雨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他顺手拉过手,滚烫的嘴唇印在她的手心,她那时迷糊地想,他的灼热会从此烙在掌心里了,和手掌的生命线纠缠到底了。

回去后尧雨换了睡衣,骇然发现身上东一块西一块被染成了蓝色,都说便宜无好货,这裙子脱色,她咯咯地笑了。

同屋的杜蕾睥睨着她腿上的蓝色印迹说:“这样的裙子也好意思送女朋友?尧雨你受得了?”那天是尧雨生平第一次拉下脸来说人……摇了摇头止住思绪,尧雨看向车窗外的行人和商铺。到下班时间了,人开始多起来,车缓慢地往前挪。她很喜欢这种人潮涌动的气氛。清晨和黄昏都是一天当中生活开始的标志。清晨人们走出家门分散到城市的一幢幢大楼里开始一天的工作,黄昏下班又从一幢幢楼里涌出,回家在外吃饭过夜生活……尧雨喜欢黄昏。

以前佟思成弹古典吉它。他说《雨滴》是清晨的感觉,清新明丽;《阿尔汗不拉宫的回忆》是黄昏,温柔低沉。佟思成问她:“尧尧,你喜欢清晨还是黄昏?”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清晨!”那个时候尧雨喜欢清晨起来跑步时呼吸的新鲜空气,看着城市从睡梦中醒来慢慢有了人声沸腾,开始了新一天的喧嚣,她觉得未来就在手中,浑身充满了活力。而现在,尧雨想,她喜欢黄昏,更喜欢黄昏之后到来的夜晚。夜色是包容的颜色,漫长的夜晚那怕流泪也不会像在白天的强光下难以遁形。黑夜会把所有的一切都遮掩的严严实实,连女人,在灯光下都比白天看着更美丽。

今天怎么老是想起他呢?尧雨有些怔忡。回过神来想,今天黄昏之后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如果不去酒会,她就上超市买东西,然后回家边吃边看租来的碟。看完上网聊天打游戏,想起刚学着玩的《魔兽世界》,她练的女法师才十级,只能打矿洞里的狗头人,还有几个任务昨晚接的还没做呢。不知道今天不是不是要住在山庄……

“嘟!嘟嘟!”钟强大力按喇叭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尧雨瞟了眼钟强,把车窗关上,隔着玻璃噪音小多了。

“妈的不堵车才叫怪事!”钟强骂着。无可奈何地随着车流一步一步往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