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两看两相厌

两辆车直奔西山的庆德火锅。那是家正宗的重庆火锅,开了很多年,越做越大,最后在西山脚下圈了块地,弄成园林式的环境。是A市数一数二的高档火锅店。

尧雨算了算,自己五个人要在这里吃下来至少一两千,小半月工资没了。她只在这里吃过两次,都是别人请客。尧雨不禁感叹,现在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慧安和张林山今天都是一身名牌,以尧雨的眼光看肯定不是水货。慧安和张林山开的车却是普通的桑塔纳3000。估计这和在政府部门工作不欲招摇有关。她看了看许翊中,心里有了几分了然。

城市的灯火在山谷间璀璨闪烁。A市依山靠江,近年来各行各业的发展越来越迅猛,特别是房地产。靠近城区的几座山头已经开始了圈地运动,各房地产公司拿了地兴建高档小区、别墅和度假山庄。住在山上正好可以看到满坑满谷的景致,以及穿城而过的两条江。离市区的路也不过十来分钟。这种交通便利、闹中取静且知道政府将来市政设施规划的楼盘几乎在开盘当天就会对外宣布销售一空。不见得真是一套房源都没了,但销售情况至少在百分之六七十以上。

开发商捂盘造势,联手催谷。小老百姓只担心房价上涨,乖乖的就把十来年的苦心积蓄掏了出来。为子女买的,换房的,投资的,新融进这座城市的外地人……房价不涨也难。就这两年时间,A市的房价均价提升了一千元左右。原来两千多的房子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规划局是么?如果有提前的消息,对很多房地产公司来说就是商机了。张林山如果在规划局呆的位置好,他几句隐约的话提前捎到就成了,如果再能牵线搭桥内部沟通一下……尧雨把头转向车窗外,这些不是她关心的也不是她喜欢去了解的。

尧雨喜欢晚上坐车,晚上她不会晕车,在车里能看到城市夜景如画在眼间闪过。她闭着眼也知道外面的城市有多美。

政府在江边上修了无数的景观。一到晚上,灯光齐亮,青江和白江如两条玉带衬得城市像童话世界。

以前尧雨和佟思成常在晚上登着山地车到高处看江景。佟思成颇有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气势。他兴奋地说:“尧尧,我看A市的地位位置和省会城市的地位,它将来在计算机高科技方面的发展肯定很快!”

尧雨迷糊地想,他还真没说错,A市越来越注重环保型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在南面建了很大的一个高新科技园。他是该出国,有那么优厚的奖学金,那么好的公派留学条件,以佟思成的家庭环境,他怎么会放过呢。

她看向车窗外又开始走神。许翊中声音冒了出来:“你们三个看似关系很好嘛。那杜蕾呢?你们不都是同班同学吗?”

尧雨一下子精神起来,她上车后就没和许翊中说过话,听他一开口就问杜蕾,心里警钟长鸣,淡淡地说:“性格上不太合得来,普通同学而已。”

许翊中压根不信,若只是普通同学,那晚在温泉山庄,他就不会听到尧雨讽刺杜蕾和自己了。“是吗?还以为你俩有啥深仇大恨似的。尧小姐,那天我比你们先到,无意中听到你和陶小姐的私房话,实在对不住,不过,你说那样的话我听了实在不舒服这才走开的。”

“知道,我和千尘与慧安关系很好,慧安没有吹枕头风的习惯。”尧雨语气还是淡淡的。

许翊中心里涌出怒气,怎么这丫头背后说人还占了理?说起来自己是因为这层关系才道歉似的。太不知好歹了!他正想出言教训一番。尧雨手机响了。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许翊中一愣,用这么悲伤的歌做铃声?他不觉得适合尧雨这样的年青女孩子。

手机响了一会儿,尧雨似在犹豫,终于还是接了。“妈,啥事?”尧雨语气开始不好,边听电话边看着许翊中。

车里很安静,许翊中隐约听到手机那头传来抽泣声。尧雨知道他听到了,直接把手机挂了。

“这样对父母不是为人子女的行为。”许翊中语重心长,他找到了训尧雨的话题。

尧雨一听母亲没说两句话就掉眼泪,又是在外人车上不好多说。挂了电话心里堵得慌。那里还听得进去许翊中训她,便冷笑道:“这是我的家事,许总管的太宽了吧?”

许翊中被堵了回来,语气变得生硬:“做子女的要孝顺,孝顺孝顺以顺为孝!你母亲情绪不好,你怎么能直接把电话挂了?老人家会多难受啊?”

尧雨火大:“我挂我妈电话关你什么事?停车!”

许翊中刹住车:“我说你这丫头怎么是这种人?背后说伤人的话还不道歉,对自己的母亲也这么没礼貌,我最看不惯不孝的子女!”

尧雨一推车门没开:“开门,我要下车!跟你近距离接触就没好事!”

“那怎么行!你走了山子还有你那几个同学还不知道我把你怎么着了呢!”许翊中不动。

尧雨拿起手机打电话:“千尘,你给慧安说一声,我不去吃饭了,我家里有急事……嗯,是慧安哪,对不住了,家里来电话有急事,你们吃去,改天我们再聚,千尘有我的电话……嗯,嗯,好的,再聚!”

挂了电话尧雨就发作了:“好了,没你的事了,开车门!”

许翊中马上开了车门。尧雨下了车,突然回头冲他一笑:“告诉你,孝不孝得我老爹老妈说了算,再告诉你,就你这种喜欢断章取义,不了解情况瞎开口的人,嘉林公司聘你做副总那叫用人不当!哼!”她大力关上车门,朝市区走去。

这里离市区还有一长截路。路灯白惨惨的照着,远处灯火阑珊。可是就算把脖子扭断,也看不到那个立在灯火处的佟思成了。公路上安安静静,前面连车辆行驶而来的灯光都没有。就像是噩梦里的情景,一个人,只有自己一个人。

尧雨突然想哭。从看到慧安那个眼神起,从萧阳赶来第一个动作就是牵住千尘的手开始,在老妈又哽咽抽泣着求她回家,在自己一个人得孤单的走这么长一段夜路的时候,她就想哭。不知道是伤感和佟思成的分手,还是哭自己选择了一个人去走这么长的黑漆漆的路。

两年前尧雨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夜路,没读大学时家里保护的很好,她就算在外面玩,天黑后那怕离家只有五百米,都有人送到家门口。读大学时基本上呆在校园里,外出时也是和佟思成在一起。大学毕业后这两年,再远再黑的路都是自己一个人走了。

这一刻她无比痛恨佟思成,边哭边往回走。是,她想家了,想爸妈了,可是又不想回去。

许翊中在尧雨讽刺了他半天摔上车门往回走的时候就冷静了下来。他是很善于冷静和自我检讨的人,特别是在别人对他不满的时候。

许翊中相信一句话:没有不带刺的鱼,同样也没有不带缺点的人,思而改之,可以致睿。他想了一遍尧雨的话,觉得也有几分道理。首先尧雨和杜蕾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所以才会背后说她。至于捎上自己,当时的确也有想让她喝酒的意思。其次从手机里隐约听到尧雨母亲抽泣的声声,她挂了她母亲的电话当然不欲自己一个外人知晓她家的家务事,自己冲口而出是管得宽了点,以此说她不孝也过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