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范家兄妹拿出厚厚的一叠纸,哲乐拿出纸笔充当书记员。

晨光神精一下子绷紧。他在心里咒骂,没骂别人,他在骂自已。怎么就找上了范小多这个麻烦,而且还老老实实的面对她带来的这一堆麻烦!他定定神,举手申请:“各位,你们的问题很多,我要全答下来,估计这一晚上都答不完。能不能抽样检查?”

范哲天想笑。板着脸说:“那就一人一题,我们五个人,要求全答对。答不对你考核重新安排。”

晨光想,范哲天你这个老狐狸,还一轮一轮的来啊!脸上却露出轻松的笑容:“大哥,从你开始?”

哲天摇摇头:“从哲和开始。”

老五范哲和清清嗓子:“第一题,做首七言绝句。要包含我们兄妹七人的名字,就是天,地,人,和,乐,琴,多。要求,七步成诗。”

晨光傻眼,一来就掉书袋?让他背几首唐诗宋词或现代诗,他还能撑一下,这个?他又不考状元!晨光又举手:“能否申请场外支持?”

哲和得意扬扬说:“可以,”

晨光起身往窗边走,刚迈出一步,听到哲和大声说:“一步!”

他没反应过来,又迈出一步。哲乐又计数:“两步!”

晨光停住脚步,回头看看哲乐,又看看自已的脚,他不动了,站在客厅给候在外面的晨曦打电话,眼睛瞟见范家兄妹虎视眈眈盯着他,他压低了声音:“姐,范家要我现场作诗!妈的,还七言绝句!七步成诗!我走了两步了我!”

晨曦接到电话,和李欢小多对望一眼,想笑又不敢笑:“写什么诗,什么内容?”

晨光说:“用范家兄妹的名字,天地人和琴多!”

晨曦说:“你等着!”

晨光站在客厅拿着电话。他不用看都知道这屋子里有人在偷笑。

哲和想,你要真的七步成诗,也算有点墨水了,场外支持,哼,能这么快写出来我也服了!

晨曦也着急,她只知道有首打油诗,就念给晨光听:“。我只知道这个!”

晨光不管,念了再说:“天上一笼统,地上黑窟窿。”

哲和笑出声来,这是唐代一个打油的汉子写雪景的打油诗,下面两句是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他笑着说:“继续,还有五句呢。”

晨光无奈又催晨曦。晨曦没法了:“我完成了百分之二十五,其它自已想办法!”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晨光瞪着手机想,真是没文化!他回头,发现自已还保持着迈步的姿势,着实难看,干脆两步走回来坐下。

哲和笑着说:“没关系,你不用迈大步,还有三步可想!”

晨光一赌气,就顺着那首打油诗往下说:“哲人身上白,哲和身上肿。”范哲人扑的一声就笑出来了。他们弟兄五人,范哲和是最胖的一个。哲和气得把脸扭到一边。听了这四句,其他几个人都爆笑出声。

范哲天盯着晨光涨红的脸想,那能这么容易就把小多给你,为难你是为了让你记牢,我家小多在我们眼里就是块宝。哲天脸一沉:“严肃点,下面两句不用说了,这一题不用考了,勉强算及格,下一题,哲人!”

晨光呼出一口气,他想,范家这群人真是变态,他现在特别想弄台摄像机把这个场面拍下来,以后放给他们看,羞死他们。

范哲人带着一脸好笑对晨光说:“我的题很简单,你做五十个俯卧撑。”

宇文晨光看看哲人:“这里?现在?”

哲人点点头。

晨光想,长这么大还没心甘情愿被人当猴耍。干脆丢人到家。以后一并还给范家。他露出满不在乎的笑容。挽起袖子往范家客厅里一趴,一五一十开始做运动。

哲人计数。晨光边做边想,就当是在健身房。还好自已喜欢运动,不然,这般折腾不死也要脱层皮。

晨光听到哲人数到五十,拍拍手站了起来:“过了?”

范哲天点点头,他对晨光轻松做完五十个俯卧撑感到满意。

轮到哲地出题。哲地说:“如果宇文家破产了,你会怎办?”

晨光笑了:“没有如果,不可能的事情。”

哲地强调:“万一呢,你会怎么办?”

晨光笑得很愉快:“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就这个答案!”

哲地看向大哥。范哲天想了想,说:“过关”

晨光笑得更是开心,三个人都过了,他觉得也不是好难的事情。

范哲琴等了老半天,终于轮到她了。哲琴问晨光:“你知道现在猪肉的市价吗?”

晨光嘴张了张,又闭上。他几时去过菜市场。只好蒙了:“八元?”

哲琴摇头。

“十元?”

还是没对。

“不超过十五元!”晨光没办法了。

哲琴说:“我看你真不是居家过日子的人。你没买过菜?”

晨光觉得这题不适合他。他说:“有保姆我为什么要去买菜?实在不行就吃馆子呗。”

范哲天摇头:“宇文晨光,你不懂生活的乐趣。这关过不了。”

晨光还想据理力争。哲琴就说:“有钱是一回事,过日子是另一回事,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用钱买到的。”

范哲天说:“今天就这样吧,等你学会买菜了再来。”

晨光想了半天,对范哲天说:“那能不能你的题出了,到时候我就只过二姐这关了。”

范家兄妹都笑。哲乐一边记录一边观察,他觉得家里人开始喜欢晨光了。

范哲天问晨光:“你真的想答我这题,过我这关?”

晨光点点头。

范哲天往里屋喊:“思成!你出来!”

范思成早想出来看热闹,一听老爸召唤,跳的就站出来。范哲天看看儿子,笑着对思成说:“这个人想要做你小姑的男朋友。你出个题考考他。”

晨光看看十岁的思成。哭笑不得,范哲天怎么想的,弄个娃娃来考他?他脑子飞快回忆自已看过的动漫电影电视,生怕思成问及一个他实在不认识的动漫人物。

范思成摆出一张成人脸,歪着脑袋想了想,先问范哲天:“爸爸,我问的问题,他回答的答案是对是错由我说了算吗?”

范哲天笑着摸摸儿子的脑袋:“好,由你说了算。”

思成眼睛里闪动着狡猾的光芒,张口问晨光:“如果饭桌上有我妈妈烧的红烧鸡,一只鸡有两只鸡翅膀,我和小姑都想吃,而且想两只都自已吃,你会怎么办?”

晨光觉得思成太可爱了。这题有什么难,总不能让小多和小侄子抢鸡翅膀吧?他说:“叔叔把两只鸡翅膀都挟给你吃。”

思成高兴的鼓掌。他对晨光说:“答对!我喜欢你做小姑的男朋友!”

晨光露出笑容,正想再逗逗思成,却发现范家众兄妹脸色都不好看。他想,自已没说错什么啊。